白居易:诗魔的宦海沉浮

公众号:荔枝小姐的酱油台  
 与荔枝小姐一起读古人的故事,原创文章,任何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金陵小岱


电影《妖猫传》中,白居易因写作《长恨歌》而卷入了宫廷秘闻之中;历史上,这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一生几度宦海沉浮,用生命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01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冬,江州,时任司马的白居易从自家酒窖搬出新酿的米酒,酒没过滤,表面还泛着层微绿的酒渣,屋内的火炉烧得正旺,火光摇曳,照亮了屋子,也点亮了这个寒冬腊月,暮色沉沉的夜晚。诗人围炉而坐,炉火把身子烤的暖呵呵的,此刻酒的淳香甘甜已经飘满了整个房间。望屋外,寒风萧瑟,雾气弥漫,灰蒙蒙的天空中布满了铅色的阴云。天色渐暗,要下雪了,刘十九,在此风雪之夜,与老夫举杯同酌,饮罢飞雪如何啊!

时年,白居易46岁,这是他被贬江州司马的第三年。刘十九是白居易在江州的朋友。此诗是一首劝酒词,却写的暖意融融,回味悠长。

我们无从考证那晚两人喝了多少酒,有没有喝醉,但那围炉赏雪的雅兴,把酒共饮的豪情,却深深的感染了后世的读者。

《唐诗快》里评此诗“岂非天下第一快活人哉!”

 快活人,白居易捻了捻胡须,是啊,这司马是个闲职,我实无事可做,干脆甩开膀子玩,与一帮文人骚客,每日纵情山水之中,可不就是个快活人吗!

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

万缘皆已消,此病独未去。

回望长安,千里之外,恍若前世,老夫现在只剩下写诗这一个爱好了,这毛病可是万万改不掉了。

逢时弃置从不才,未老衰羸为何事?

遭时荣悴一时间,岂是昭昭上天意?

大唐如此繁盛,皇上如此圣明,本是我大展宏图,报效国家的好时候,我却被小人陷害,蛰居于山中,一想到未筹的壮志,我真是不甘心啊,难道这竟和松树,荣花的荣枯一样,都是上天的安排吗?

 “始得名于文章,终得罪于文章”,又有谁能明白从“兼济天下”到“独善其身”我内心的煎熬落寞与心灰意冷?

有句如此,居天下有甚难!

02

唐代宗大历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白居易在河南新郑的一个官宦家庭出生。出生不久,唐朝即发生了藩镇割据,战火不断,民不聊生,其父白季庚为躲避战乱,将家人送往宿州符离,后又迁往江南。

颠沛流离的年少时光让白居易早早体味到生活的艰辛,百姓的困苦。于是他勤学苦读,立志成才。“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口舌成疮,手肘成胝。既壮而肤革不丰盈,未老而齿发早衰白”,用功程度让现代人自惭形秽。

贞元三年,十六岁的白居易只身到长安问前程。

当时任著作佐郎的顾况名号响亮,前来问诗的青年络绎不绝,然而顾况性格傲娇,很少对他人看得上眼。

一个晚上,顾家正准备吃饭,白居易找来了,要“以诗扼顾况”

此时的顾况,内心是崩溃的,老子今天已经见了十几个文艺青年了,这都几点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瞧着这小子的名字,呵呵哒,白居易,口气挺大呀!

于是揶揄道“米价方贵,居亦弗易”,小白先生,长安现在米价高得很呐,一天卯足劲儿干满8小时不休息,想住下来都难,还白居,给你美的,没门!撇一眼他的诗,名为《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此诗用词质朴,表情绵延,对仗工整,诗意盎然。寥寥几字,即向人们展现了一副芳草芊芊,生生不息的蓬勃画卷。这画卷已经完全将顾况吸引住了,他品味着这力透纸背的生命力和绵绵不尽的离别情,再抬眼看眼前这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年轻,赞叹道“得道个语,居亦易矣!”老夫刚才说的话just
joke,别当真啊,有如此之才,普天之下皆你家,想住哪里住哪里!

我觉得起初白居易是幸运的。

03

白居易在符离生活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他四岁的邻居,名唤湘灵,俩人打小相伴,青梅竹马,白居易早已芳心暗许。为奔前程离开符离后,可谓一步三回头,凭栏独自愁,写了很多首情诗。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可惜白母是个门第观念极重的人,誓死不同意两人的结合,白居易也没有抗争到底的勇气,两人就此错过。然而他实在是个拿不起,放不下的典型,在此后长达35年的时间里,时不时的就要写诗表达一下思念之情。

不得哭,潜别离;不得语,暗相思。

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被贬江州时白居易偶遇湘灵,两人抱头痛哭,不能自已。“久别偶相逢,俱疑是梦中。”直到白居易53岁,湘灵不知所踪,所有可能的通讯方式都中断了,才宣告结束。

这段初恋对白居易的爱情观影响深远,《长恨歌》里虽然写的是唐玄宗与杨玉环的故事,但里面的悲怆情感却亦来自于诗人的真实经历。

在他16岁那年,带着诗稿来到了长安,直接去找大唐朝管宣传工作的大领导顾况,当时顾况原本不大想见他,但听说他是个地方基层干部的孩子,大老远跑来长安,算了,见就见吧,于是皱着眉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04

贞元十六年,白居易高中进士,从此踏上仕途;二十年罢校书郎,四月授盩庢县尉,作了机关税务员;二十一年,授翰林学士,相当于皇帝的秘书,陪聊,在皇帝跟前混个脸熟so
easy,混好了,前程似锦。写的一首好诗的白居易果然得到了宪宗赏识,二十二年,被提拔为左拾遗。

左拾遗是个谏官,行供奉讽谏之权,比如国家有什么制度缺陷啦,又在哪些地方被老百姓骂了啊,都可以上奏。他听闻自己当了谏官大笔一挥,作了首《初授拾遗》:

奉诏登左掖,束带参朝政。

何言初命卑,且脱风尘吏。

杜甫陈子昂,才名括天地。

当时非不遇,尚无过斯位。

况余蹇薄者,宠至不自意。

惊近白日光,惭非青云器。

天子方从谏,朝廷无忌讳。

岂不思匪躬,适遇时无事。

受命已旬月,饱食随班次。

你看杜甫,陈子昂辣么有才,都没坐上我这个职位,真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后话锋一转,表示了对目前尚无建树的惭愧,以及一定会好好干的决心

白居易还写过一首诗,名《李都尉古剑》: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有客借一观,爱之不敢求。

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

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

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

愿快直士心,将断佞臣头。

不愿报小怨,夜半刺私仇。

劝君慎所用,无作神兵羞。

以宝剑自比,表示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并展现了作为一名要干大事的人,凡事以大局为重,不屑计较鸡毛蒜皮,个人恩怨的大气。

事实上,白居易确实说到做到,而且他还发明了一种新的打法—把针砭时弊的奏折写成诗

《新乐府》,《秦中吟》都是这段时期的力作,这些诗反映中唐时期社会各方面存在的弊端,取材广泛,多角度,全方位,立体式,环绕音,洋洋洒洒六十篇,皇帝老子看完估计都喷血了。

“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然而皇帝也就是受不了了抱怨几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居易就这样吃公家饭,吐公家嘈,一路摔盆打碗,蹦哒了三年,啥事都没有。

顾况坐在办公桌前,问他:“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05

宪宗元和十年的一个早上,宰相武元衡骑着马,刚从自家门口出来,就被人杀了头,另一位宰相裴度也惨埋伏,受了重伤。事发之后,整个长安城都不好了。这是公然挑衅朝廷,然而满朝文武还没说话,白居易第一个跳出来了,要求皇上立刻下旨,缉拿刺客,雪耻,报仇!

按理说,这要求也没什么问题,但是白居易此时非谏官,哪轮的到他说话呢,于是被指越权出位,还被人说在母亲去世不久,便赏花观景写诗,是个忘恩负义之辈。白居易一脸懵逼,《赏花》《新井》早在母亲去世之前就写完了,如此欲加之罪,你们想干啥。

其实白居易虽然为官多年,但还是一名政治小白,实在不懂那些政治家的道道。

当时藩镇割据,关系错综复杂,背后主谋当然要杀,事实上几年后宪宗就把李师道剿了,但饭要一口口吃,当时朝廷正与吴元济开战呢,得罪不起其他藩王了,而白居易不懂。再加上他这些年得罪人太多,皇上也实在受不了这小子整天变着花样写诗骂自己。

所以,皇帝一琢磨,得嘞,您还是远不丢着呆着去吧,别整天在我跟前瞎BB,脑仁疼。

就这样白居易被贬为了江州司马。

草草辞家忧后事,

迟迟去国问前途。

望秦岭上回头立,

无限秋风吹白须。

被贬江州成了白居易人生的转折,此后他虽然也有针砭时政的诗篇,却终究不再是当年那一身鸡血的白居易了,中国历史上又多了一个风流人物

“白居易。”

06

元和十五年,穆宗继位,新皇帝很是喜欢白居易的诗,于是一纸公文,把他诏回京师,授司门员外郎,次年升中书舍人。这是个有实权的部门,参与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

结果白居易干了一年就主动申请外派,世人皆谓此时的白居易只想当个自在闲人,其实他的选择早在当年做盩庢县尉时就已可窥一二了。

污沟贮浊水,水上叶田田。

我来一长叹,知是东溪莲。

下有青泥污,馨香无复全。

上有红尘扑,颜色不得鲜。

物性犹如此,人事亦宜然。

托根非其所,不如遭弃捐。

昔在溪中日,花叶媚清涟。

今来不得地,憔悴府门前。

莲花长在污浊的水沟里,搞得自己馨香全无,人与其根子扎错了地方,不如被抛弃来的痛快

他已对当时的朝廷心灰意冷了,你们爱咋咋地吧,老子不和你们玩了。

顾况嘴角微微上扬,用戏谑的口吻看着他:“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07

长庆二年,白居易当了杭州刺史,这是他人生中活得最滋润的三年,每日都醉心于如诗如画的美景中,与数不清的才子佳人相伴。那几年白居易的微信每日步数排名都在TOP
5,朋友圈里秀的诗作与照片获得了无数点赞。

 烟波澹荡摇空碧,楼殿参差倚夕阳。

到岸请君回首望,蓬莱宫在海中央。

浩渺的烟波在寒冷又宽阔的湖面上飘着飘,天空与湖水的颜色仿佛融为一体,远处的庙宇参差排列着,在夕阳映衬下,晃瞎人眼。从岸上回头看,那孤山寺中的蓬莱阁在迷雾遮掩下似是漂浮在海面上,艾玛,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神仙住的海上仙山吗?咔嚓,自拍留念!

望海楼明照曙霞,护江堤白蹋晴沙。

 当曙光映照在望海楼上,你们还在睡大觉呢,我已经在西湖的白沙提上踩着沙子悠闲的散步啦。此时的杭州城梨花朵朵,柳絮飘飘,我的个心啊,都醉啦,服务员,来壶酒!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现在是九月,我正伫立江边,感受着风的吹拂,夕阳西下,最后一道霞光照射在江水上,江水一半碧绿,一半赤红,实在是,太好看了,手动比心!

看完了夕阳,就去杭州的歌女名妓那里喝酒吟诗,听《杨柳枝》,看《霓裳羽衣舞》,生活真美好。《花非花》即写于这一时期: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这首诗表意朦胧,用词含蓄,一改他之前大白话的风格,怎么看都有不可说之事。后世多推测此时老白正秘密与一名歌妓交往。

其实诗中的花,雾,春梦,朝云皆短暂,握不住,留不下,易幻灭,转成空,又何尝不是他对万物虚妄的感叹。白居易早年就入了南禅宗,在杭州更是把研究佛教当作第一主业,还得到了鸟窠禅师的点化,这对他后期的思想与诗歌都起了很大影响。

一眨眼,任期满了,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天资聪颖,话外音怎么能听不出来?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顾况随手翻阅他带来的诗稿,这一翻,嘴角上扬的角度开始变小,连带着戏谑的口吻也变了,他感慨道:“有句如此,居天下有甚难!老夫前言戏之耳。”

08

唐长庆四年,白居易任太子左庶子,正四品上,也是个闲差,闲的难受的老白干了件大事,置豪宅,蓄家妓。

此时的白居易也不在乎人设了,也不表词朦胧了,这一时期的诗里能叫出名字的家妓就有十几个,其中就有网红小蛮和樊素。“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我们现在夸美女,樱桃嘴小蛮腰,那都是和人家老白学的。

后来老白又去了苏州当刺史,你看人家这官当得,真真是极好的。在家里憋久了就出去玩耍,玩个几年,差不多了,就回来休养生息,挂个闲职,俸禄还一点儿没少,如此循环。

大和元年新皇帝登位,他又被叫回来了,做秘书监,从三品,还穿上了紫袍。后来又做刑部侍郎,太子少傅,反正就是官越做越大,而且拿钱不用干活,白居易表示,三个字,爽!

不劳心与力,又免饥与寒。

终岁无公事,随月有俸钱。

这诗写的,这是诗吗,这是赤裸裸的炫耀,嘚瑟,想挨揍啊,放今天你敢这么写,不查你才怪!

最后官至刑部尚书,以正部级退休,七十五岁时,在洛阳仙逝,是唐朝寿命最长的诗人,可谓人生赢家白居易。

 

顾况就这样被白居易征服,彻底成为了白居易的忠实粉丝,往后顾大人逢人就赞白居易的诗文,很快,在主流媒体的支持与传播下,白居易年少成名,成为了京城炙手可热的诗人,并且拥有了众多真爱粉。

09

白居易的一生,算是功德圆满,虽然中年受了点小挫折,但官运并未因此中断,反而游山玩水,享受生活,得诗满天下。

他一生写了近3000多首诗,是唐代最能写的诗人。

他的诗不仅在中华大地上广为流传,而且乘着大唐开放,多元的东风跨越国界,传到了日本和朝鲜。日本皇室贵族十分喜爱他的诗,据说当时的皇帝经常用白居易的诗出题考大臣,以看他们是否用功读书,可见他们有多无聊。日本平安时代最著名的女作家紫式部,清少纳言都是白居易的铁杆粉丝。

更绝的是唐宣宗李枕还特地写了首诗悼念他,说“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白居易写了那么多骂朝廷,骂皇帝的诗,皇帝没记仇,还给了个官方认证,部长待遇,李白杜甫跟他比都得气哭。

白居易死前为自己写过一篇墓志铭,叫《醉吟先生墓志铭》:

外以儒行修其身,中以释教治其心,

旁以山水风月、歌诗琴酒乐其志。

其生也浮然,其死也委蜕然。

来何因,去何缘。

吾性不动,吾行屡迁。

已焉已焉,吾安往而不可,又何足厌恋乎其间?

想来他在临死前,早已看透世事,以一颗超脱的心,纵观自己的一生,得出了最中肯的评价。

而征服了顾况的诗句便是我们最为熟悉的《赋得古原草送别》中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0

翩翩君子,刚正如剑,坚韧如苇,志洁如莲,七十五岁的白居易从容转身,带着他的诗,走向了他的不朽。


公众号原创首发,任何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否则将投诉到底

联系方式 微信:flora_0426  微博:荔枝小姐蜜汁味儿 

个人公众号:荔枝小姐的酱油台

唐朝没有网,但也是个抢人气拼流量的时代,诗人众多,白居易理应在自己爆红时整合手里的资源让自己彻底红一把,然目前的状态,并不是他的理想出路,除了顾况以外,白居易没有得到更为强有力的引荐,于是白居易开了个新闻发布会:感谢各位支持,我要回家乡继续学习积累,沉淀自我,今天起暂别诗坛。

所有人为之哗然,也有真爱粉为他点赞并高呼:“等你归来!”

芝麻小官,却负责找皇帝的茬

十二年后,白居易回来了,并且是以新科进士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这一年白居易29岁,算是个人生赢家。

这一年的白居易,也正式地踏入了仕途。

白居易第一个供职的地方是秘书省,任校书郎。与大多数公务员一样,白居易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待了六年多。

公元806年,白居易前往盩庢县主管治安,没过一年,他便又被调回长安,任进士考官、集贤校理,授翰林学士,还没等白居易完全适应,在公元808年,朝廷又下任职文件:白居易被正式任命为左拾遗。

这个职位看着不大,七八品而已,在京城高官云集的地方,确实只能算是个芝麻官,但这个芝麻官却又有着不能被忽略的地位:第一他要经常跟皇帝接触;第二他的工作是对皇帝的工作进行查漏补缺,如果用一个游戏名来概括的话,可以称之为“大家来找茬”。

当年的白居易是个耿直的boy,听闻宪宗不仅热爱文学,且还是他的忠实粉丝,据说是因为欣赏他的才华才提拔的他,与谢灵运不同,白居易是个“识好歹”的员工:既然上司信任我,重用我,那么,我一定要报答上司对我的知遇之恩,我要好好工作,我要把自己的才华在工作上发挥到极致。

宪宗是白居易的忠实粉丝 却常常被他弄得没面子

白居易说到做到,在他任职期间,极尽言官之职:上书直言民间疾苦、谴责官员昏庸不作为、揭露官场黑暗,如著名的《卖炭翁》《观刈麦》等诗就是在这个阶段创作出来的;后来大概觉得上书直言没有起到他想要的效果,于是白居易数次当面指出宪宗的问题,弄得宪宗很没面子。

然而作为管理者,宪宗有一定的涵养,他跟丞相李降吐槽:“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白居易这个小子,是我提拔的他,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成天挑我毛病,我真的是生气又无奈”。

可见,白居易在此时已经得罪了他的最高上司,好在同事对他不错,丞相李降劝慰宪宗:“他也是忠心一片,为了国家好,算了吧。”

白居易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招了上司的反感,或者他感觉到了,但是为了报答宪宗的知遇之恩,他的忠心仍然不减,方式也没有任何改变,仍旧如常一样上书劝谏。

其实在现在的职场,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一个耿直的员工为公司做了很多事,但因为说话做事方式不够圆滑,常常惹得上司很烦,上司考虑到这个员工确实忠心一片,不忍多加苛责,于是又一直留在身边。

这种“我已经看你很不爽了,而你还在作”的感觉一直磨着宪宗的耐心,宪宗每见到白居易就倒吸一口,想着“他是忠心的,忍,忍,忍”,但是另一种声音又在心底不断地冒出来:“他挑战我,他挑战我,他挑战我……”

一直在忍的不是只有宪宗,还有朝廷里那些被白居易的诗歌戳中痛点的官员,如“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得罪了大唐税务局;如“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得罪了专权的宦官;如“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揭露了“宫市”的腐败……这些官员们觉得白居易再这样写下去,迟早出事,于是心照不宣地都想除掉这个在官场上不大讨喜的人。

作为最高管理者,宪宗除了对白居易的态度有些不爽以外,重要的是觉得他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你成天说这个不好,那个有问题,但你别忘了,你与他们一样,都是朕提拔起来的,你是想说朕用人有问题?看来,朕最大的问题就是提拔了你。

被贬江州郁郁不得志,写下“同是天涯沦落人”

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一段时光,公元811年,白居易的母亲去世了,白居易回家守孝三年,当他重新回到长安时,却没有想到家人正常的生老病死给自己的命运带来了这么大的转折。

公元815年,朝廷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遭人暗杀,武元衡当场死亡,裴度受了重伤,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上热搜,所有人包括宪宗都表现得极为平静,案件一直压着不处理。

白居易觉得这太不寻常,于是上表要严缉凶手,把案件查得水落石出……然而朝廷里对这件事情依然不大关注,热搜稍微靠前,就被压了下去,白居易痛心疾首地再次上表。

此举激怒了宪宗以及在朝官员: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

其实这在现在的职场里也很常见,大家心照不宣或者绝口不提的事情,总有人要不断提起,提一次当你不知情,提两次当你不识趣,第三次就想把你给除掉。

怎么除?

还是那个游戏:大家来找茬。

先是给白居易扣了一顶帽子:越职言事。

那些掌权者非但不褒奖他热心国事,反而说他是东宫官,抢在谏官之前议论朝政是一种僭越行为;于是被贬为州刺史。

但这个处理结果还不够解气,很快就有一个叫王涯的人前来举报:白居易的母亲因赏花坠井,白居易竟然还写过“赏花”及“新井”诗,有害名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孝。

然而真相是白居易早有许多咏花之作,而依宋代的记录,新井诗作于元和元年左右,可见此事不能构成罪名。

君命难违,此时无论真相是什么,白居易都无法改变他要被贬为江州司马的现实,白居易带着失望与痛苦离开了长安。

被贬为江州司马,是白居易一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在此之前他以“兼济”为志,希望能做对国家人民有益的贡献;至此之后他的行事渐渐转向了“独善其身”,虽仍有关怀人民群众的心,但表现出来的行动却早已没有过去的那般炽热。

或许白居易在那个时候懂得了所谓的职场规则,明白了职场里的心照不宣,更明白了何为“伴君如伴虎”,他在江州郁郁不得志,某天送客回去的路上,听见了琵琶声,于是与琵琶女有了一次短暂的闲聊,写下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千古名句。

在江州的那几年,白居易的心态渐渐变得很平和,大体上仍能恬然自处,曾在庐山香炉峰北建草堂,并与当地的僧人交游。

他用一生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原以为这大概就是余生了,用佛系的心态度过这样郁郁不得志的余生,然而命运却总会在某个你想安定的时刻,骤然变化。

公元821年,唐宪宗暴死在长安,唐穆宗继位,与他的父亲最初一样,穆宗同样是白居易的粉丝,于是把他召回了长安,先后做司门员外郎、主客郎中知制诰、中书舍人等。

然而当时朝廷很乱,大臣之间钩心斗角,明争暗斗;穆宗作为最高上司,还不如宪宗,根本不听任何劝谏。此时的白居易早已明白了卷入职场斗争的危害,惹不起,躲得起,于是极力请求外放。

好在如愿,白居易在公元822年被任命为杭州刺史。

白居易内心那颗“达则兼济天下”的心再次炽热起来,在杭州任职期间,他见杭州有六口古井因年久失修,便主持疏浚六井,用以解决杭州人民的饮水问题。

当他看到西湖淤塞农田干旱,又排除重重阻力,修堤蓄积湖水,用来灌田,舒缓旱灾所造成的危害,并作《钱塘湖石记》,将治理湖水的政策、方法与注意事项,刻在湖边的石头上,以供后人参考。

离任前,白居易还将一笔官俸留在州库之中作为市政基金,用来作为后来治理杭州的官员公务上的周转,事后再补回原数。据说,这笔市政基金一直运作到黄巢之乱才不知去向。

往后的将近二十多年,白居易也没有过所谓的“岁月静好”,仍然是被朝廷调动着四处做官,但他为任职当地的百姓做了很多实在的好事,期间还写了大量的诗歌,被后人称之为“诗王”、“诗魔”,他用他的一生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他去世后,唐宣宗李忱写诗悼念: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

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纵观白居易在宦海沉浮的一生,从少年得志到被诬陷贬谪江州,当早已无心政事时,又被朝廷重用,然而,无论是少年得志的辉煌,还是被贬江州的孤苦,白居易一直是个守得住初心的人,或者说他是个纯洁的人。

所谓纯洁,是经历了世事的艰辛、看遍了人生的冷暖,却依然能够保持内心的善良,依然能够感受到世间的美好,而在官场里,这份纯洁更加难能可贵。

从开始对官场规则的生疏,却不唯唯诺诺阿谀奉承,敢为真理冲上前去,有着那么一股“达则兼济天下”的热血;在经历了被诬陷被贬谪后,有着“穷则独善其身”的反思,内心虽凄苦,却从未冷掉那颗为国为民的心,从未漠视过世事,也从未消沉过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