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五代·述国亡诗》

花蕊夫人,有人说是后蜀主孟昶的费贵妃,而也有人说,是一代名妓费氏。据说,花蕊夫人有倾国倾城之貌,人比花娇,被封为花蕊夫人。那么,花蕊夫人究竟是谁呢?她的一生,都经历了哪些事情?她是怎么死的?

图片 1

花蕊夫人简介

01

历史上其实有两个花蕊夫人,一个是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妃子,一个是后蜀皇帝孟昶的妃子。对两位花蕊夫人的身份,有说前者是徐氏之女,而后者姓费,是一名妓女;也有的说法恰恰颠倒过来,说王建的妃子是姓费的,而孟昶的妃子则是姓徐的。《历代兴衰演义》及《宋史演义》里均提到,孟昶的这位花蕊夫人乃是徐氏之女。无论她们究竟各自姓什么,反正出名的是孟昶的这个妃子。

诗,不过寥寥数语。却重若千钧,啪啪声不绝。

孟昶是五代时的后蜀皇帝,史载这位皇帝荒淫放纵,滥任臣僚,整个一昏君。他的母亲本是很有见识的一个人,曾劝说孟昶向上,不过孟昶并不听从。后蜀建立后,数年内没有战乱,而蜀中之地又是物产丰饶之乡,所以孟昶的小日子过得是十分的滋润,夜夜笙歌。

写诗的美人儿,不仅才情卓绝,轻功更属出神入化,非仙子不能啊。

蜀地本是出产美女的地方,孟昶又正好好这口,所以广征美女,后宫佳丽之多让人惊叹,在妃嫔之下还有十二等级。花蕊夫人就是这美女中的美女,极品美女。花蕊夫人绰号的来历便是因为“状态娇柔,仿佛与花蕊相似,嫩蕊娇香,难禁痴蝶”,“花不足拟,似蕊轻盈”。如此形容,可见花蕊夫人容颜之绝世无双。

瞬息之间,上至君王、下至兵士,十四万人,无一不被这个纤柔女子,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除了是个极品美女,花蕊夫人还可以说是个巧手的厨娘。孟昶吃遍美味,颇觉厌倦,于是花蕊夫人就创造出了“绯羊首”、“月一盘”等美食,让孟昶大感开胃。

若当此时此景,城头风声猎猎,女子衣袂飘飘。接下来,便是决绝一跳。

花蕊夫人如此,孟昶自然待她也是不薄。花蕊夫人最爱牡丹花和红桅子花,于是孟昶命官民人家大量种植牡丹,并说:洛阳牡丹甲天下,今后必使成都牡丹甲洛阳。不借派人前往各地选购优良品种,在宫中开辟“牡丹苑”,孟昶除与花蕊夫人日夜盘桓花下之外,更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那红桅子花据说是道士申天师所献,只有种子两粒,它开起花来,其色斑红,其瓣六出,清香袭人。由于难得,便有人模仿那花的样式画在团扇上,竟相习成风,也就是“芙蓉”花。每当芙蓉盛开,沿城四十里远近,都如铺了锦绣一般。“芙蓉城”因此而得名。

地上的鲜血,映红城楼上惨白的降旗。这首诗简直就是悲愤凛然,千古绝唱。

孟昶又曾于摩河池上筑水晶宫殿,“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不用砖石,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奢靡可见一斑。二人在此间之缠绵自不必说。孟昶每日于是耽于酒色,不理国事。蜀国在声色犬马之中,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斗能力。不能不说,对于孟昶,花蕊夫人丝毫没有规劝激励之意,只一味地与之享乐无度。除却其宫词的才华之外,也不过是另一个褒姒,又一个妲己而已。

以身殉国的贞烈女子和以袖掩面、悲伤惶然的君王,恐怕立马能燃起十四万军士渐冷的男儿热血。

因此,在亡国后,花蕊夫人写下了一首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不过,写下这首诗的花蕊夫人,身为艳名远播的后蜀亡国妃子,显然不是个脑袋一根筋的烈性子。

这诗说的是当年宋太祖赵匡胤出兵灭蜀时,蜀主无能,蜀兵一击即溃,举国降了大宋。这诗写得确实豪气,让无数男儿汗颜,于是花蕊夫人也就被当作巾帼英雄般看待。但其实,这首诗中所谓“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不过是句托词而已,日日与君王欢好,又岂不知君王何许样人?更何况,君王堕落至此,恐怕也有花蕊夫人部分“功劳”在内。在后蜀败亡之后抛出如此一诗,把自己的罪过掩饰的天衣无缝,还落了个好名声,真是十分的狡猾。不知道孟昶泉下有知听了此诗究竟做何感想。若是褒姒当年也做一首如此这般的诗,不知后世又当如何评价褒姒了。

想当年,费姓少女,凭着天姿国色和婉转歌喉,一举赢得“好声音”所有导师转身,更是惊艳了身为花丛圣手的蜀主孟昶。

也正是因为这一首诗,让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很喜欢花蕊夫人。蜀国降宋后,宋太祖因早慕花蕊夫人盛名,遂将蜀主孟昶及花蕊夫人等一并接到京城。后孟昶暴毙,宋太祖就纳了花蕊夫人为妃。与花蕊夫人变节形成对比的是,孟昶的母亲在孟昶死后,绝食而死。

阅遍名花的年轻君主,顿觉“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干脆便将前蜀闻名的网红昵称,直接赐给了这位娇花不足以衬其风姿的美人。

花蕊夫人虽然从了赵匡胤,但是据说心里还是念着孟昶的。有个传说是这样的:花蕊夫人心里时常想念孟昶,于是将孟昶绣像置于房中,日日对之,为掩人耳目,说绣像上的人乃是送子张仙。后人有诗说花蕊夫人“一点痴情总不泯”,并有“伤心岂独息夫人”之句以息夫人来比较,这恐怕也是谬赞。花蕊夫人没能全心全意地对待赵匡胤,应该不单是为旧情,要是她真的那般节烈,早该一死以殉。息夫人当年不死是因为夫君尚在,楚王以息侯之命相要挟。花蕊夫人之不死的原因,恐怕是宋太祖不似孟昶般懂得享乐,那么懂得讨美人欢心,而且宋太祖也不是奢靡之人。历史上很多朝代都因为宫闱之事导致倾国,但宋朝却是例外,多数皇帝都不是纵欲之徒,这大概跟宋太祖的教训有关。宋太祖既然不解风情,享受惯了奢靡生活的花蕊夫人自然会时常想起当年种种的风光来,记挂着孟昶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从此流落风尘的青城歌姬,成了新一代女神“花蕊夫人”,更成了富贵风流的蜀地贵妃。

花蕊夫人是怎么死的?

孟昶大概忘了,那位前蜀王妃徐花蕊,后来死得很惨。据说,南唐后主宫中也有一位宫女花蕊。

因此,另一句诗才说的对:“千古艰难惟一死”。花蕊夫人,恐怕也不过是惧死而已。不过,她终究没有逃过惨死的厄运,由于后来她介入了政治纠纷,在立太子的问题上触犯了太祖弟弟光义的利益,在一次打猎时,被宋太祖之弟赵光义射杀。

仗着这巴山蜀水的天然屏障,和天府之国的滚滚财富。少时英明的孟昶,开始肆意挥霍。狼爱上了羊的安逸,此后的日子,便是钱多烧得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命运似乎待这位美人不厚,但世人却待她不薄,近千年来,花蕊夫人的那首诗被无数人传诵,她的一点念旧之情也被无限放大,她成了送子娘娘,成了芙蓉花神。历史,多有红颜祸水之说,花蕊夫人竟以身免并得美誉无数,实在是幸甚,幸甚啊。

有钱有闲的孟昶,带着羞花闭月的花蕊夫人和如云美人,日日奢靡享乐。醉生梦死,成了一只地道的领头羊。

在野史杂记中,花蕊夫人厚颜求宠于宋太祖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她牢牢记住了家国破灭的仇恨,她在宋太祖的后宫中寻找为孟昶复仇的机会。《铁围山丛谈》就称花蕊夫人屡屡在赵宋后宫中制造事端,还曾下毒谋害宋太祖,终于事发被赐死。

富贵窝、温柔乡,消磨了多少男儿豪情壮志。后蜀国内,圈养了一群懒洋洋。

等到大宋朝的猛人王全斌,带着一群想要建功立业、抢钱、抢川妹子的饿狼,气势汹汹扑到之时。

一直自诩诸葛亮的后蜀宰相王昭远,挥出了可笑的老羊三板斧,向世人证明了纸上谈兵,是有多不靠谱。

其后小羊皇太子,更是带着一队衣饰华丽的男超模方阵,一路欢歌,冲向了大宋的虎狼兵。惨败可想而知。

结果只用了66天,拥有蜀道天险的后蜀王国便真的亡了国。由狼变羊的孟昶,瞅着手下养肥的一群羊将领,望“羊”兴叹。只得认输投降,以免生灵涂炭。

这个时候,他才后悔没有未雨绸缪。几次把花蕊劝他励精图治的话,当成戏言。

佳丽不绝的蜀地后宫,花蕊能荣宠多年不败,除了美貌才情,自然是懂得居安思危的。女人的第六感,很神奇。

可惜,君王好色多情,耽于享乐。冰肌玉骨的花蕊片刻的清醒敏感,也自然淹没在“水晶宫”的奢靡艳情之中。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调寄《木兰花》,见林大椿《唐五代词》)

只要她的君王,依然把她宠在心上。哪管得身外流年暗偷转。

02

这一转,便是风云变,山河劫。

此刻的花蕊夫人,早已随着她那衔玉璧、牵白羊、倒系国旗的投降派国主,她的夫君孟昶,远离了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故地。

行不得也哥哥。杜鹃声声啼,花蕊哀哀叹。

男人不硬气,我能怎么办!伦家也很无奈啊。

她能做的是,不负才名,在故国剑阁葭萌亭,留诗一首《采桑子》。发个朋友圈,以示哀悼。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

至于谁会点赞、谁会留言,花蕊美人便顾不上了。宋军催行,信号中断。此后经年,身在敌国,再无朋友可圈。

一路颠沛,凄凄然来到了《清明上河图》画卷中逐渐繁华的大宋开封府。身为降臣犯妇,寂然立在大宋王庭宽大的金銮殿中,一身素服娉婷单薄。

见惯了后蜀金玉满堂的宫廷奢华,花蕊夫人心底立时生出了更多的底气和怨气。

就是这样一群武夫土包子,生生断了她后蜀夫妻的富贵享乐梦。她清瘦窈窕的身影更显挺秀,花蕊美人气场全开。

一缕幽幽美人香,瞬时弥散在赵氏宫廷之间,牵动了一群赳赳武夫的虎狼之心。

狼人之一的太祖赵大,原本倒也算不上风流好色之徒。以他对老妈和老妹爱护敬畏之情而言,他倒是拥有灰太狼的潜质,充其量也是个腹黑的大尾巴狼。

翻翻资料正史,问问度娘八卦。以武力加谋算得了天下的太祖赵匡胤,他是开了挂的人中豪杰。自身气场太足了,花边新闻对他可有可无。

赵老大这一生的绯闻,也就是和花蕊夫人,才闹得天下人都知道。跟后宫佳丽过万的赵家子孙比起来,他实在是太洁身自好了。爱美人更爱江山,他后宫里的豚猪比美人更出名。

所以说什么因为垂涎花蕊美名,才一怒为红颜,抢了蜀主的地盘,貌似颠倒无稽。征战是他的本能,美人于他应该算是锦上添花的战利品吧。

不过网红风头太劲。自有那好事之徒,至君前谄媚宣扬。英雄本色,一再被美人刷屏,加上战胜后的志得意满,乘着酒劲调戏调戏亡国降妃,实在是太祖大郎人生一大快事。

不过,那赵二狼就说不清了。诸多迹象表明,太宗二郎阴毒好色。他能抢了亲侄子的皇位,收了貌美的皇嫂和千古词人李煜的小周后。

这赵二郎,当时在金殿上,那狼眼幽幽冒绿光也不足为奇,反正他大哥一向大度。

当时,正是公元965年春。本该年老色衰的深宫妇人,却能让见多识广的赵大狼、赵二狼,一个两个的垂涎欲滴。

想那孟昶成日冶游花丛,大小规模的选美活动花样翻新,却能和花蕊你侬我侬十几二十年。可以想见,这花蕊夫人得是多心思灵慧,驻颜有术的女子呀。

可惜,亡国美人带来的不仅仅是眼福,更是怀璧其罪的祸端。

03

亡国之君不如狗,一番君臣宴饮之后,四十七岁的孟昶,就此暴毙身亡。仅仅在太祖赐建的五百间开封豪宅,过了七天的国公瘾。

腹黑的赵大紧跟着慷慨解囊,大肆封赏追赠。博一个宽仁虚名,更博一个美人入宫谢恩的机缘。

一身缟素,更映衬得花蕊夫人态比西子、貌若貂蝉,既有妇人的妩媚,又有少女的轻盈。

赵大强忍着兽血沸腾,故意板起脸来,质问花蕊:啊,介个、介个,花蕊呀。世有妲己、褒姒,妖媚惑主,以致国破家亡。你说说,你们蜀国闹成今天这样,是不是因为有你这个红颜祸水呀?

花蕊轻咬樱唇,倔强不语。赵大佯怒,令人奉上纸笔,当庭考较美人才情。

花蕊含羞带怒,眼波轻轻一扫殿上群狼,随即纤手轻抬、凝神运笔,刷刷数语写就,搁笔垂眸。

赵大郎看罢花蕊的激愤陈词,心头大喜,哟呵,果然是个辣妹子。

再看殿下孑然挺立的花蕊,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更显楚楚可怜。自家的老男人、小男人没一个硬气的,奴家有什么办法呢。

赵老大看得骨头都酥了,胸中却是豪情万丈。哈哈,让老赵来告诉你,大宋好男儿是啥样。

赵大再不扮英明了,宣召花蕊入宫,他要当一回色令智昏的昏君,回宫泡妹子去了。

花蕊夫人虽不情愿,可人在屋檐下,亡国、亡夫,没半点倚仗。赵大虽不及孟昶风流蕴藉,终究是帝王英豪。娇花艳蕊,哪堪风雨欺凌。寄人篱下,也能换一世平安。

只可惜,这位君主虽对她宠爱有加,却终不及往日与孟昶的两情相悦。更有个虎视眈眈的赵二,那阴冷如蛇信的目光总是在暗处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让她不寒而栗。

她明白,这哥俩都不过把她当成了美丽的物件,没有柔情,只想占有。

花蕊偷偷地在深宫里祭拜亡夫孟昶,更借着枕头风提醒赵大早立太子。德芳德才兼备,是个好孩子。赵老大不以为意。

倒是耳目众多的赵二,很快便听到了风声。心中暗恨,这女人忒多事。

结果,赵老大发现了孟昶画像,被花蕊机智地用送子仙人的瞎话糊弄了过去。赵二却借口要皇嫂折花,趁机给了她穿心一箭,辣手催花。

见此惨状,赵大不过一愣神间,便一哂而过。美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一代名花,终究敌不过人心叵测,委屈依然不能求全。不知她会不会后悔,早知今日,不如当初将香魂留在蜀地,伴着心爱的牡丹、芙蓉,开遍锦官城。

来世,再不做深宫娇蕊、薄命红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