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祖国母亲的生日和我并没有产生什么太多的瓜葛,还不如中秋节单位还给发几块可食的月饼,假期只是又一次验证一个人原来可以庸庸碌碌地生活七天,而且总是后知后觉,那是因为你要度过一个难以置信的最长工作日。北京的寒冷湿气侵袭,街道上却还是熙熙攘攘,车马不绝,假装习惯了,喧嚣也不是那么喧嚣,繁忙也不是那么繁忙了。

那时候,

     
 地铁依然那样不改从前,还是任性似的拥挤,从不给你什么惊喜,还有每个疲惫的旅者面的无表情也让你放弃了寻找幸福的希望。我在惊叹如果科技还没有进步到手机的发明,那么人类文明将不会出现超大城市,因为我们会在长时间通勤中变得无比地无聊,变得烦躁,而后类似野生动物被关进狭小的笼子里的样子,发疯,撕咬同伴,还会自残,想想都是好可怕的样子。

不期而遇,看到了爱情原本的样子,

     
 回到家,有些冷清,却还安静,这要感谢有个内向的程序员室友。以及他经常加班的公司。屋子里有些凌乱,昨天的泡面汤还来不及倒掉,床头散乱放着买了许久还未翻看的书籍,就这样吧,下班了,休息吧。

打闹中,喜欢不知觉在心中荡开,

        躺在床上,想要拥你入眠,只有冰冷的空怀。

喜欢如树藤疯狂的滋长,

爬满的整颗心。

那时候,

没有其他的牵绊,

一切喜欢都是那么单纯美好。

后来,

我时常想,

没有遇见你,我还是我,

在自己的世界里,

偶尔做做梦,

然后,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

淹没在这喧嚣的城市里。

茫茫人海中走着自己的路,

繁忙的学习中寻找着自己的充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