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你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那座你挤地铁、深夜吃夜宵、冬季看雪的城。去到南方,从北到南。到了深圳,看海吧,我总是那么天真,那么浪漫。其实,我只不过是在逃避,想离现实的残酷远一点儿。最近的一次见面,你知道我到了深圳,在我离开的前一晚,你打了一辆出租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赶到我那儿,我们一起嗨了一个晚上。

我还没有见过这个女孩,但是我已经听她讲了好多故事。我好像觉得自己如果在街上遇到她,就能认出她了。

只不过,姑姑遇到你的时候,我们遇到你的时候,恰巧你最落魄,恰巧你的人生最没有波澜与辉煌。偶然看到你年轻时的证件照,白净的脸,一副黑框眼镜,颇有几分帅气。他们说,你以前辉煌时,上班都牵着一条蝴蝶狗,出门必穿西装。是吗?简直有些难以置信,现在如此简朴随意的大叔,竟然曾经那么讲究。你该有多努力,才获得那么多老板的赏识?你该有多坚强,经历失去与走过谷底?你又该有多大的魄力,才有重新开始的勇气?

自从全国上下有了跨年这个莫名其妙的活动以后,我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一起去倒计时听新年的钟声,我是一个不太喜欢热闹的人。记得上学的时候,也只是约几个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喝喝小酒。喝喝小酒,怎么可能,那只是最初的想法,一旦朋友们呆在一起,又是年轻爱起哄的时候,所以常常是昏昏沉沉的回到宿舍。然后第二填起来,心里暗暗的骂一句:这些傻逼,又他妈喝大了。

亲爱的L小姐,我亲密的姐妹。一个人的北京,曾是你。你说你喜欢民谣,喜欢听DJ程一。你曾给我留言说:“希望多年后的你,知世故而不世故。”你叫我帮你选包包,发给我一大堆图片,后来收到物流信息,原来这是你给我的惊喜。你遇到落魄的人,总忍不住出手相助,也有被骗的时候。

L是我现在任职公司的同事,和她认识时间不长,她有自己的故事,但是从来不讲,她都写在文字里。和她接触时间不长的人,很难琢磨的透她,像我,很想了解了解她,奈何无从入手。

和你散步聊天的那晚,你成长了很多。你说想听我讲大道理,你说我气质适合老师这个职业,你说你以前也和我一样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是啊,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个子不是很高、有些清瘦的大男孩,不一样了。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在穿外套,她说:很高兴认识你。

H男发小,从寒假到暑假,总能感觉到你的热情大方。与L小姐,我们都是发小,你们在深圳工作,和我们一起嗨的那晚,你们说,辞职了。后来我离开,你们拿着工资去香港浪了最后一波,就彻底离开了。

是的,我是喜欢上了这女孩。

去年的你,还穿着痞痞的皮衣,梳着有点异样的发型,让人很不舒服;现在的你,简单休闲的衣服,一双运动鞋,很不错。

所以,你好,范莫。

十年有多久?我想以十年为期,问问我故事中的这些人。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正好是17年刚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是2017年1月2日,现在是深夜1点30。

我很喜欢摄影,上次在海边拍照时,你讲摄影讲得头头是道,你说你以前搞过摄影,你说你以前是留着长发的艺术家形象。除了那些摄影技巧,关于那个“长发摄影艺术家”的话,我全然不信。后来几天,帮助你们搬家,翻出一台旧式摄影相机,我才明白,你以前真的是一位长头发的摄影艺术家。

16年这一年是我在北京完整的呆了一年的第一个年头。遇到了很多事,遇到了很多人,也离开了很多人。那些离开的人,可能就是永远真的离开了,那些重新遇到的人,像是接了他们的班一样,按原来的位置嵌进我的生活。

03

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记录一些东西。

02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这样的女孩很有思想,是聪明的女孩。

01

小Y是个普通的女生,我在楼下的饭店认识的她,她在那做最普通的工作,去完成自己心里最普通的想法。96年的女孩,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大学。她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月自己能剩下多少钱,然后可以给妹妹多少钱。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和我聊她爸爸卖掉县城的大房子去市区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背上十几年的贷款,和我说她搞不懂她爸爸到底在想什么。她和我说的大概都是这些小事,可是我却能听她说一个晚上。在北京的日子,总是感觉自己像一个飘着落不了地的气球,就算飘着也要时刻提防有突然出现的尖锐的东西刺破我的外表。可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谢叔,你真是一个神奇的叔叔,而深圳也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听着他们口中不断变化的你,看着你翻倍壮大的梦想,我知道,你一定会更好。而我本来想和你喝点酒,静静地听你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你太忙,我太青涩,别人口中的你,现在我笔下的你,只是你故事的零点而已。

我一直就是喜欢那种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的女孩的,我愿意让你知道的时候,我会慢慢的,像讲故事一样告诉你,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你也别问。这样的女孩,让我着迷。

我总向往北京的雪与灯,却单纯无知地忽略繁华背后的拥挤、渺小,以及深夜挣扎的落寞与艰辛。

每次有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就告诉他们我喜欢聪明的,其实我心里想的就是这样的姑娘。

你说离开深圳的时候有点舍不得,舍不得那座城市;你说落魄的时候,连续吃了一个月10块钱的面;你说没地方住的时候,去亲戚家,和他们四个人挤在一房一厅;你说,晚上露宿最好去自动取款机睡觉,那里有空调,而且还安全。

昨天大家都在跨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没有了往年的朋友,没有了酒杯,没有了吹牛逼,没有了起哄,就那么坐着。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起很多那个时间点一点都没注意的事情。

北方美吗?在读书的我,好像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美好,北漂在我眼中也是一种情怀。有一段时间,看你说说,你总失眠。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吗?还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他的确是个很善良的女孩,比如我中午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他会突然给我发一条消息:昨天我家隔壁一个妈妈骂她的儿子了,骂的很凶,就因为小男孩不会说“what
do you want”。

听着你讲那些经历与经验,心里突然很难过。你们辗转过几个城市,今天是你们在冲锋陷阵,明天会是我。

可是人放松的时候总是很不理智,12.24,平安夜的晚上,我们上了床。

你离开了工作的地方,自己创办一个加工厂,有几个值得信赖的伙伴。你说,再不拼一次就没有时间了。这是你的梦想吧,为梦想而努力一定是很美好的吧。不,你很艰辛,你常常不吃早饭,你常常加班到凌晨,你常常深夜还在开车……可是,你依然带给我希望,带给我们希望。你很好,所以才会让我们觉得踏实,所以才让之前的老板一直念念不忘。

范莫,你好。

文|向北

H是我在贴吧里结实的一个女孩,我们是同行,她在贴吧里写帖子,和大家聊她从毕业到现在经历的各种事情。有心酸的故事,也有美丽的故事。她写所有的美好的经历的时候,都及其用心,字里行间全是细腻的情感,而所有难过与心酸都以一种逗比的方式去表达。她说,那个贴吧里有很多在校学生,将来都是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她不想让这些学弟学妹觉得将来的一段路多么多么艰难。她说她喜欢把自己的故事写在网上,但是不想给别人负面的情绪。

谢叔,知道你吃过很多苦,有很多不一样的经历。你告诉我,年少的你,背着一个旧背包,拿着一瓶可乐,就从四川去到了深圳。而背包里只有一条内裤,当时的我咯咯笑不停,但深知其中的酸楚。

我一直以为你就是这样平凡的闯荡人,已过而立之年,毫无所成。然而,我错了。

而我,那么喜欢北方的我,那么憧憬远方的我,在接下来未知的十年里,会被生活磨砺成什么样子?就以十年为期,十年后,再来问问故事中的这些人,再来看看我。

人生有几个十年,谢叔的前十年用来起与落,后十年用来为梦想奋斗。L与H,我相信你们的十年才刚开始,一切都会更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