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春哥有个远房表弟,小名铧二,自称“酒仙儿”。特爱喝酒,酒量也大,亲戚朋友跟他拼酒无不甘拜下风。

      
 电影《天下无贼》里葛优扮演的贼王,曾对打劫不屑一顾地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对眼下的喝酒,我也要皱起眉头,可不是没有一点文化含量?
   

无论是牯牛背下的老咂酒,还是高青场口的包谷酒,中峰寺的老米酒,还是綦江城的木瓜酒,以及乡下人自家酿造的“小籈酒”,更少不了商场、超市、酒店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各类散酒、瓶装酒……

        
 酒原本是个好东西。“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源远流长的“酒文化”孕育了多少英雄豪杰的故事。想起被封为诗仙的李白也被人尊为酒仙,在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酒,便没有辉煌了中国文学史的诗圣李太白,“李白斗酒诗百篇”便是佐证,想起武松“醉打蒋门神”,想起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无不叫人热血沸腾,豪气顿生。即使是《红楼梦》里的草包薛蟠,喝酒时念几句歪诗以助酒兴,也让人感到有点意思。
  

都是他的最爱。

        
世上贪杯的人比比皆是,但要把酒喝出文化含量,才叫人佩服。历史上最著名的酒鬼怕要数刘伶了。史书记载;刘伶的酒缘应该是在他被罢免之后才结的,他的骨子里已浸透了“无为”的思想,那时真的无处所为,便开始放荡竹林,饮酒做诗,自傲清高,留下了千古的酒名。作为“竹林七贤”之一,他不仅嗜酒,还有一篇《酒德颂》传世。刘伶嗜酒的故事很多。

不过,他经常喝的还是江津60°高粱老白干,价格实惠,味道醇正,劲道猛烈,犹如军人雄风。

       
有一次,刘伶醉酒后在屋里赤身裸体,遭人进门讥笑。刘伶却傲然道:“我以天地为房屋,以屋宇为衣裤,你为什么要钻进我的裤裆里来?”这样的酒鬼可是以道家思想来武装的。可是,刘伶的酒真的喝过了头,不但使他失去了政治上的地位,也使他空挂了“竹林七贤”之名,没有留下一篇让后人叫绝的佳作,或褒或贬,评说不一。

当然,经济条件好的时候,偶尔也品一品茅台酒,五粮液,剑南春……

      
而眼下的喝酒呢?称得上酒仙的人肯定没有,但酒鬼却有很多,虽称为酒鬼倒是有点抬举的意思了,现在的喝酒没有一点文化含量,

国内名酒,他如数家珍。哪些酒畅销,哪类酒涨价,他好像无所不知。开口闭口都是酒,酒,酒……

      
华灯初上的时候,食客纷纷走进酒店。一场酒喝了几个小时,无非是推杯换盏,尽管是有人从花言巧语到豪言壮语再到不言不语,却都是废话无数。要有几个投机的人还好,能说说话。否则,真是受罪一场。

我开玩笑说,他不做白酒经销商,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经常从新闻上看到某时某处躺着一人,一动不动,行人报警,才知是一名喝醉酒的人倒在路边,睡了一夜,被警察叫醒,一脸懵逼。

图片 3

       
家中居老师就是一位贪杯之人,我记得我们认识的那年夏天,每到我从乡下回来,他都带着我吃遍邮城大大小小的露天排荡,见识了他各种各样喝酒的朋友,还逼着我尝试喝酒,每次都是脸红得像个大关公,又不敢立码回家,怕老古板的父亲责骂,便在街上吹风,等到没有酒气了才偷偷地回家去,现在想来,我一个好好的女孩,自从认识会喝酒爱结交朋友的他,硬是被他给带坏了。

大街上走过,微风吹来,他抽一抽鼻子,立马就能识别出前边酒铺开坛之酒是清香型还是酱香型,是陈年老窖还是新出杂酒。

      
那是我记忆里最为疯狂,最为热闹的一个夏天,以后的日子,尘埃落定之后,便越来越觉得,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铧二之嗜酒,不知始于何时。只见其每餐必喝。平时吃个饭,没半个小时他就完不成。有朋友小聚,餐桌上混一两个小时简直就是小意思。

      
居老师在外的朋友很多,有许多人都是在一起喝过酒认识的,他只要见一次面,就可以和人家成为好朋友。朋友在他的理解里意义非常广泛,所以请他喝酒的人实在是多。他也来者不拒,有请必喝。偏偏他酒量并不大,半斤酒下肚就舌头发硬,然而酒胆却大。因而十喝九醉。他的母亲,我的婆婆一看到他端起酒杯,就表现出很担心的样子,会夜夜睡不着觉。

看看嘛,他一人独酌,二人对饮,三人微微醉,四人醺醺然。多人共饮,那就划拳行令不醉不归了。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家中陪儿子做功课,突然电话响了,是他的一位酒肉朋友打来的,电话那头声音很着急:嫂子,你快来医院。

铧二才三十几不到四十,自谓“饮者”。听来文雅,其实酒鬼。

       
我一听当时就心跳的厉害,去医院干什么?当我到达时,居老师正捂着一只耳朵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一个朋友像有心事地站在旁边。等我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顿时全面崩溃,原来他喝醉酒之后,开始以各种借口不回家,说是要唱歌,在歌厅里遇上另一个酒鬼,两个都是爱较真的人,喝醉了酒更是一个不让一个,结果居然动手打了起来,那个人趁他不注意,推了他一下,他的一只耳朵正好撞上了玻璃茶几很尖的一个角,当时耳朵就出血了,被当地医院请回了,要我们第二天去市级大医院看,主要是耳朵里面的一个膜坏了,需要做手术。

一肚酒精,两袖清风。三餐必饮,四肢无力。五味杂陈,六六不顺。七窍酒气,八方酒友。九九行令,十分不妥!

        
因为这件事,我第二天就和单位请假,没来得及带任何东西就带他去办理住院,做手术,因为这件事,我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和他说话,我们之间陷入冷战。但是好景不长,当他创伤好了之后,心中的酒瘾又出来作怪,趁我晚上加班或者开会的时间,自己偷偷跑出去喝酒。

酒虽为水,而性属火。身体日日经受水火煎熬,铁打的也受不了。亲友们纷纷劝说。

       
到如今结婚已近二十年了,以他的母亲的想法,岁数越大,应该会好一点。然而,在我看来,一点都没有好起来,反倒变本加厉了。现在居然从早上就开始喝酒,有时一天就喝三顿酒,每每喝醉,都要在家中躺上二天,好了之后再喝。

中峰老街,我有一亲戚,刚到四十岁就死于酒精中毒,都是天天酗酒给害的。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惜了!

        以
我的理解,居老师就是十足的酒鬼,他虽然没有刘伶那样有文化,不可能喝醉之后作出传世之作《酒德颂〉,他不是醉酒闹事弄伤自己,就是回家睡大觉。可是尽管如此,还是有好多人尊称他一声老师,(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老师这个称号),他喝酒几十年,起初并不是因为职场失意而喝酒,完全是因为年轻人的气盛,好玩和耍酷。(我承认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还有太平埂的大表叔,不到五十岁就死于肝硬化,那直接是酒精浸泡所致。太平埂也不太平,他白白辜负了那一方如图画般的好山好水。

       
然而这么多年以后,他仍然对酒情有独钟,他的身体已不能承受这样的贪杯无度,为什么还要这样拼命地喝?酒鬼的世界我开始不懂,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是酒鬼,我怕谁!

嗜酒的这位铧老弟,实在没资格天天喝餐餐饮。劝他少喝点,他说我危言耸听。一口气吃不出大胖子,一两天也喝不出酒精肝。

 

一人独坐,你说太无趣要喝两杯。

有亲友临门,你说要敬客人两杯,自己必须爽快,要先干为敬。

同窗、战友来聚,更要理直气壮喝个痛快。

女排赢了,不举杯敬他个半斤八两的,太也对不起女排姑娘们的辛勤付出!

国足又输了,那帮不争气的浑小子,国家宝贝似的养着,不争气的臭脚,气死我也,气死我也!再来一杯,压压火气!

天气沉闷,你说不打雷不下雨的叫人好生烦躁,这鬼天气!老子要干一大碗!

天晴了,阳光灿烂,心情舒爽,此时不喝更待何时?

所以每餐必饮,而且都有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理由。酒啊酒,魅力大无穷,微微一醉解千愁……

弟妹爱惜你,念叨你。你答应得好好的,却借名买烟,到楼下商店买了酒,怕人看见,一边上楼梯一边喝,到家门口就剩空瓶瓶儿了。

弟妹说,垃圾桶里时不时就有黑袋子包裹着的空酒瓶儿。什么“歪嘴儿”,“小郎酒”,“小劲酒”,“二锅头”……

原来,酒厂生产的二两、三两、半斤的小瓶儿酒,是给你这样的酒仙偷着喝的?

你是喝得痛快淋漓了。可你怎不回头看看你如花的老婆哀怨的眼神?

怎不听听你的儿女叫你酒鬼爸爸稚嫩的童音?长此以往,如你身有不测,你叫他们情何以堪?

铧二,你曾经风光过,”春风得意马蹄轻”;也曾失败过,”山重水复,前途茫茫”。

其实,不管成功与失败,都不该是你贪杯的理由。

读书时,你是大家公认的才子,班上好几位漂亮女孩偷偷给你写过纸条。

当年在军营,你也是笔杆子一枚,部队三年,你就做了两年半的文秘。

论文才、论书法、论处世为人,本该青云直上。可是最终事与愿违,与你的”好酒”不无关系吗?

复员下海经商,你精明强干,出尽风头,俨然商界精英。后来却一败涂地,从此人生黯然失色,跟你的”贪杯”不无关系吗?

听你说过,你也曾有满腔的抱负与才情。却总是喝了酒醉乎乎地空想,咪蒙着醉眼,只向往美丽的云彩,而不在乎脚踩着的实地。

你说,崇拜英雄与酒。其实,一不小心,你也可以成为英雄。

古有曹操煮酒论英雄,但,那是曹操;更有李白斗酒诗百篇,可,那是李白;还有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不过,那是赵匡胤。

但凡成功者,好像都与酒有关?可是他们的成功应该不是喝酒喝出来的吧?

本来你文思敏捷,出口成章,可以成为作家或记者,可是酒精麻痹了你的天才与勤奋。

你书法行云流水,俊秀飘逸,本可成为书法一家,可是酒精泡垮了你的毅力与信念。

你头脑灵活,对商业敏感,本可成为商界野马,可是过度沉醉让你失却了一次又一次的大好商机。因为醉酒,错失了几个大单子。

所以现在一事无成。

幸而老婆美丽贤淑,儿女也越来越乖巧聪明。

于是你又自我安慰,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再来两杯,来来来,干了!

你沉醉在你的世界,我们都不是你的知音,都看不懂你。可你真的也看不清家人关切而痛心的双眼?

麻痹的耳朵,就真的听不进亲人朋友严厉的劝告?

家人朋友忧心的,不就是你日日夜夜被酒精泡着的身体么!

戒酒吧!

你说,好,我戒!

戒了吗?

也许,可能,大概是……

然而,未必,不一定……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