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王宝强的一则离婚声明,“Duang”的一声震醒了很多装睡的人,虽然我早上才看到这则新闻,但毫无疑问,今天的微博、论坛和朋友圈都要被隔壁老王的这条新闻刷屏了,到了下午,“宝宝的宝宝是不是宝宝的宝宝”这个拗口的话题依然争论不休。说实话,名人之间你出轨我劈腿的事情实在难以吸引我,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作为一个单身狗还
管别人的媳妇留不留得住干嘛?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从头条上看到了一则中国网和中国青年网的新闻,标题是《北京地铁工作人员辱骂乘客,北京地铁向社会广大乘客诚恳道歉》,我不由得好奇点进去看了看。

北京有个组合写了首歌,就叫《臭外地》,歌词里写道:

一句“臭外地”伤了很多人的自尊,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但最主要的,希望还是能撕开人们脸上伪善的面具,给国人心中的虚娇之火泼一盆冷水。祖国正在日益强大,希望我们国民的心理也能早日配得上这强大的祖国。

香港人骂内地人是“蝗虫”,北京人骂外地人是“臭外地”。这两个词其实是一个意思,表达的都是基于地域优越感的排外情绪。

我感到无奈的是,这位大骂“臭外地”的女工作人员顶天也就代表个北京地铁的形象,本人也不一定是真的北京人,怎么就成为了那么多北京网友口中的代表和好汉了呢?那位乘客也不一定真的是外地人,甚至有可能有北京户口,被人骂了一句“臭外地”,难道就能代表几千万的外来人口了?这些事情网友们聪慧过人不可能想不到,能这么赶鸭子上架无非还是给自己骂架找了个合适的幌子罢了。

网上短短的视频,只呈现了女工作人员怒骂“臭外地”的“后果”,没有呈现乘客为挤上车不讲理的“前因”。客观地说,这件事的确是刚来北京的乘客有错在先,对北京地铁之拥挤预计不足,两人同行只有一人挤上去了,又担心走散又不想等下一趟,于是和工作人员斗上了嘴。北京网友和北京媒体大多为地铁女员工叫屈,是可以理解的。

事情经过其实相当简单,11日早高峰北京地铁四惠站一名乘客与一名
站台女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女员工辱骂乘客是“臭外地”,并且把乘客的爸妈也捎带上了,而该男性乘客也扬言“抽死你”,双方一言一语,不过短短一分钟双方就在工作人员和热心乘客的努力下脱离了接触。虽然没有说明双方争吵的原因,但想来这应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情,让我感到无奈无聊且震惊的是新闻下面网友们的评论。

在很多欧美国家,这大概就要算是种族歧视了,我们同种同族,但地域歧视满满。联想到北京地铁曾经发过的“‘蝗虫’过后的10号线,一片狼藉”的“北京不欢迎你”微博,可见,北京地铁工作人员对外地人的歧视,并非个别现象。

不知网友们是真的不关心重点还是就为了宣泄自己内心中对“北京人”or“外地人”的不满,总之网友们激烈的口水战激化矛盾、拉大地域歧视的作用应该是实现了。部分北京居民内心就是偏执的认为外地人造成了城市拥堵、环境恶化、治安不靖等恶果,并且哀叹曾经儿时美好的北京已经被毁了。这些现象其实是客观存在的,北京人没瞎说,但并不完全是外地人带来的,从历史发展角度看,任何一个城市在发展过程中,有没有外地人,都会经历这些不好的过程,城市扩张的道路上也必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找不到儿时的样子?当然咯,要还跟小时候完全一样,那政府的面子往哪里放?

“臭外地,北京有你爸还是有你妈呀?”北京地铁1号线四惠站,一位长相端正的地铁女员工,用纯正的京腔对乘客如此骂道。

这还不是最令人寒心的,真正令人寒心的是,广大的网友在看完这篇新闻后都站在了地域有别的角度,选择了代表一方去叱责另一方的过错,却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城市甚至是这个文明国家的主人公,去指出双方真正的错误和人们的冷漠。当年尚有鲁迅为民族而呐喊,希望能叫醒一屋子装睡的人,现在的社会却连一个鲁迅都没有了。

优酷自频道:书生香评,欢迎访问,欢迎订阅。

其实,为什么要分本地外地呢?现在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华人,我们出国后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中国人,而不是说我是北京人,我是上海人之类的,我们生活在一个五十六个民族构成的文明古国,假如让那些外国人看到这么一个古老富庶甚至越来越强的大国中的国民居然还区分首都人与非首都人而互相掐架,难道不会让外人耻笑吗?这难道不是虚强的表现吗?不要总是事后怪外国人对中国这个不公平,那个不友好,自己成天窝里斗还指望别人友好?

这种排外情绪,这种地域歧视,不只香港人有,也不只北京人有,国内很多地方都有,甚至全世界都有。

其实北京人并不应该去划分谁是外地人,讲真,从地名上讲,直到朱棣迁都之前,北京一直就没叫过北京;从地位上来讲,北京作为首都的时候也并不比长安和南京多久远;往小了说,从民族角度看,北京几乎很少作为汉族人统治的国都,更多的时候是作为满族人的天下的,不知道那时候的满族人会不会把北京城的汉族人看成是外地人?所以,在古老的中国,除了老外,谁也不算真正的外地人,都大迁移多少次了,谁知道往上三代祖籍是哪里?

因为英国认为非洲黑人严格意义上说不是人,所以有了之后的黑奴买卖。因为纳粹认为犹太人是劣等民族,所以有了几百万犹太人被纳粹分子送入集中营煤气炉中杀死。

首先那位姑娘作为地铁站工作人员,在工作时应有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和职业礼貌,出言不逊已是违规,辱骂他人更是对他人名誉权的一种侵害;男乘客对面对工作人员的责骂,不仅没有采取正确的方式和渠道去投诉,反而以暴力相威胁,既是一种不讲文明的表现,也存在扰乱公共治安的嫌疑。当然,两人的过错谁都看得到,关键之处就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双方的行为是偏激错误的,但是现场那么多围观的群众基本上没有制止的,这反映出了人们在身边发生不和谐事件时,只要不危及到自身,更多的采取了鸵鸟姿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舒圣祥(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

对于数量更为庞大的非北京原住居民来说,其实咱们是受了不少白眼与误解,是一边给北京交着税,给北京人交着房租,还一边被人骂着,可能本土一些居民对外来人口的厌恶甚至超过了对外国人的厌恶,但是我们并不必去苛责他们,我们在促进北京经济发展的同时确实也带来了城市的烦恼,但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骂我们也没用,假如北京人去了我们的家乡,我们可能也会有同样的想法,所以换位思考体谅一下,我们毕竟是来这里生存、发展和奋斗的,达到目的和谐相处才是王道。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骂“臭外地”的土著,通常都是竞争中的失败者,将自己的无能发泄为外地人的“入侵”。所以,越是底层越是混的差的土著,越是喜欢骂“臭外地”。

我觉得无聊是因为看了一堆人的评论发现大家还是没骂出新高度,对外来人口的指责就是造成了北京的堵车、脏乱差和治安乱;对北京人的批评就是傲慢、不感恩和不知足;都是老调重弾。真正让人震惊的是翻遍了很多社交平台上的评论区,发现大家似乎都避开了这个事件应有的重点。

不过,这件事情真正引发关注,不只是因为地铁女员工骂了乘客,而是因为她骂的内容——“臭外地”。

相信大家已经
猜到了,这样的标题和这样的新闻引发的无外乎又是北京土著居民与外来人口之间陈芝麻烂谷子的争吵,大家很自觉的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面站在所谓“北京人”的角度,一边为女工作人员洗白,一边痛斥外地人对北京的破坏;另一边则站在所谓“外地人”的角度,一边为该乘客打抱不平,一边鞭挞着北京人对外来人口的歧视与偏见。双方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骂着、吵着。

这似乎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人类总是既要简化这个世界,又要找到自己的身份认同,于是必然分出“我们”与“他们”,倘若“我们”比“他们”混的好,那就可以歧视“他们”,即便作为单个的个体,“我”并不比“他”混的好。

哪里都有好人,哪里也都有坏人,我见过早高峰公交车上强硬要求让座的北京老爷爷,也见过地铁上见义勇为的北京小伙子,见过外地来的小偷,也见过外地来的朴实的民工。北京总体的民风是热情好客的,我身边很多北京人从不因我是外地人而歧视我,很多外地来的朋友可能会有些自卑,但他们人品并不差。

指责外地人不文明(京骂很文明?),指责外地人占据资源(北京啥都自给自足?),指责外地人推高房价(要不拆你家旧房咋给那么多钱?),指责外地人让城市拥挤(要不哪有你的地铁工作),无非是这些。

里约奥运的“洪荒之力”【书生香评】NO.24

针对工作人员的出言不逊、用词不当,北京地铁已表态诚恳道歉,同时提示乘客上不去车的时候耐心等候下次列车,不要抢上抢下,以免影响列车正常运营及耽误其他乘客出行。

2016.8.15

我靠,这么赤裸裸地域歧视的歌,居然一堆人捧一堆人顶,可见北京土著们的排外癌已经多么严重。他们有个诡异的公平理论,“对小偷强盗的歧视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对外地人的歧视体现了对无辜地劳动半个世纪积累起北京今天的原住民的公平”。

跟这帮人辩论“北京是谁的北京”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真觉得北京的今天都靠他们,或者他们提前几十年来到北京的祖上,所以最好是建堵墙把他们圈养在里面。

这帮外地逼拼命往北京扎,这城里快要容不下你们丫挺的,但是我还挺着挺着这你们的味儿和你们的小心眼儿……北京站的地铁里永远大包小包,沧桑的脸配军绿的外套,穿个胶皮鞋呗端着脸盆儿你就来了……摆摊的要饭的装逼的耍混蛋的,混事儿的还有那堆他妈卖毛鸡蛋的,从高楼到街头我就是不走……北京是世界的这歌是要和谐的,你们这帮臭外地都是用来发泄的。

排外情绪滋长,意味着某些土著想要否定竞争,想要限制开放,但是,这样只会带来衰败。如果某些土著真受不了“臭外地”,那么最正确的姿势,不是让别人滚,而是你自己滚。这才叫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NO.24:借着“洪荒之力”请把办奥运的美差交给商人”

民族国家层面的,就是民族主义,它是民族之间的区别对待;区域内部层面的,则是土著主义,它是民族内部的区别对待。

极致的排外主义极致的地域歧视,是人类的灾难;而常见的排外主义常见的地域歧视,则是“地狱狗”的狂吠。

但是,高尚的竞争是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一个城市也好一个国家也罢,其繁荣必定与自由开放相伴共生。

我们总是歧视着不如我们的,同时又被比我们牛的歧视着,比如前些年河南老是被歧视,比如在奥运赛场上我们老感觉中国被歧视,而在北京的地界上,自然所有外地人都是“臭外地”。

文/舒圣祥(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