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郝晓晗              学校:运城职业技术学院             
电话17735861512

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本人参加青春大赛,本人保证为本人原创,如有问题与举办方无关,自愿放弃评比资格。 

这是小黎对大涛说的第一句情话,在马路边上的路灯下面,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上大涛,声音柔柔的,穿过十月夜晚的凉风落到大涛心上,落地生花。

                      一个人,一座城

当晚,小黎在朋友圈里说,爱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而是水到渠成,是你的真心,给了我们缘分。评论区里一阵感叹,大家都在调侃高富帅大涛可算是修成正果了!

恋上一座城,爱上一个人。

大涛追了小黎三年,暗恋一年,明恋两年。

说起来,我有点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安静也爱闹。我喜欢看书,坐在静谧的书店二楼靠窗的位置,阳光洒落,世界宁静的美好。我也喜欢玩,看不同的风景,吃不一样的美食。最近似乎迷上了摩天轮、过山车,而这,是从遇到他开始。他有点像大哥哥,成熟带点霸道,还有点傲娇。他不太爱笑,因为我的小孩子脾气,总是绷着脸,认真仔细的交代着我各种应该注意的事项,却被我称之为说教,每每如此,我总会嘟着嘴说,我不要上教育课,然后径自跑开,留下他在身后喊着跑慢点。他有点忙,上课,策划活动,报告,开会,考试…..忙的时候连他自己都顾不得,却依然记挂着我。

第一年,他会时不时的找各种理由送她一些小礼物,会在手机上绞尽脑汁的找话题和她聊天,会在周末悄悄跟着她在城市里闲逛,走她走过的地方……

我喜欢所有带甜的东西,比如酸奶。一杯说喝就喝的酸奶,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有点疯狂,又有点小任性,偶像在西安有场签售会,于是,背好书包,没有计划,没有攻略,便踏上旅途。当然,不是一个人,同行的还有他,满满的意外之喜。直到坐在高铁上,扔觉得是那样的不真实,不真实到以为自己做了场梦。

第二年,他开始疯狂的浪漫告白,将花店里所有品种的花都买上一遍轮流送,会在每一个大大小小的节日里约她……

很甜,很暖。

最疯狂的是第三年,也就是高三下学期那年,大涛整晚整晚的在小黎的空间朋友圈里刷屏,内容多是高考励志语录,偶尔也会夹杂上几句倾情告白,他说他会陪着她战斗到最后一刻,也说不论哪所学校他都会跟着她去……

去西安,是因为他,我的偶像,刘同。我喜欢他的人,他的书:在文字里被灌过许多酒,醉倒却不颓唐;在生活中被感染许多品质,矫情不失担当;在电影里被带入许多场景,温暖且扎心房。比起他光线传媒总裁的身份,和很多人一样,更喜欢他作家的身份,不是他的文笔有多好,而是他的文字直达心底,拥有着满满的能量,是我的信仰,我的光亮,照亮心底的那个我,因为他的努力,他的优秀,想要一样努力为成为更好的自己。

学到累极了时小黎也会一条一条的翻看他的留言,在感动和疲惫中大哭着发泄,她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台灯下面,大涛确实给了她力量。

签售会是在第二天。当我们赶到签售会地点时以人山人海,内心也开始雀跃,拉着他不自觉说着内心的欢喜,是啊,见偶像是我心底的一个小原望,最想要做的事,然而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一次又一次,遗憾了一次又一次,而现在就要实现了,怎么还会平静呢!离签售会开始还有近四个小时,慢长的等待,让激动的心平复下来,他一直默默的陪着我,聊着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打发时间……随着人潮涌动,不自觉到了另一边,看到了舞台上的偶像,平复下来的心又开始欢呼起来,甚至忘记了他。短暂的宣讲会结束开始排队签名,过程中身旁的同学聊起来,都是在西安上学,问到我时我说我是跨省来的啊。女孩惊呼你是跨省来的!就是为了见同哥?一个人吗?我说,对啊,男朋友有陪我一起。女孩满脸羡慕,你男朋友陪你等很长时间了吧,对你真好,也不嫌烦,真幸福。我笑着点了点头,回头看到不远处的他,帮我拿着厚厚的书排着队,心底暖暖的。签售会结束后,牵着手走出书店。他笑问开心么。我用力的点头。陪我完成小心愿,陪着我做我想做的事,是那么的暖心。不觉间对这个城市多了份温柔。

她很感谢他,却也还未爱上他,对于爱情,她足够理性。

想昨天刚到西安时的样子,不知是因为城市的陌生,还是心情的缘故,有点焦躁,又有点迷糊,表现的有点话多,在路边摇摇晃晃说个不停,他一直静静的听着,看着我,牵着我的手,无声的安抚着我的心情,他手心的温度让我内心的波动慢慢的平复,瞬间填满了安全感。对这次的西安之行充满了期待。

小黎没有想过,大涛真的会和她报同一所学校。收到通知书的那天大涛兴致勃勃的跑来找小黎,海蓝色的T恤随着身体一上一下的摆动,气喘吁吁的晃着手里的通知书。

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嘈杂着人们的心,看着街上人潮汹涌有点迫不及待。他牵着我任由我拉着他跑东跑西的看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参观地下宫,看陈列的文物了解十三朝古都的历史文化,房间很多,又有点像迷宫,壁画在长长的走廊上延伸,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到几个人影,因着他在身旁很喜欢此刻的幽静。

那红白相间的包装,与她手里的分明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随着人流涌动,到了慈恩寺外围,墙外是带着地方特色的小吃和物品,满眼的欣喜,一头扎进人群,穿梭在各个小店,一时间竟忘了他,回头看时不经意间暖了心田,一直在身后,目光紧紧的跟着我的身影,刹那间,满心的温暖,似乎全世界都安静了。拉着他爬上大雁塔,小心翼翼的爬着,随着愈来愈窄的楼梯,他不时回过头叮嘱小心点,看着脚下。人群渐渐的少去,站在塔顶靠着他看着这城市独有的容颜,现代元素和古元素的融合,高楼大厦和古建筑的融洽。古色古香的汉唐建筑背负着历史的过往,拔地而起的高楼,玻璃反射着阳光的弧度,彰显着城市的发展。这,都是西安独有的轮廓。看着西落的太阳,感受这个城市独有的魅力。其实,风景如何,也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身旁,便是满足。不经意间对这个城市多了份温情。

大涛一边晃着手里的通知书一边说,小黎你看,我又可以陪你了。

一个城市最美的是夜晚的喧嚣和谧静。他耐不住我的耍赖磨人,终于答应带我去看夜景。与白天的匆匆忙碌迥然不同,夜晚的西安灯火辉煌。霓虹灯的璀璨在黑色的幕布映衬下,分外夺目。城墙下草坪灯的闪耀,城墙上的彩灯给灰褐色的暗淡的城墙填了几分生机。爬上城墙,不同与街上的川流不息,欢声笑语,城墙之上是安详的宁静,偶尔几声汽笛传来。重要的不是看夜景,而是陪我一起看夜景的人,他一直在身后,看着我想笑,陪着我闹。牵着手,看着繁华的城市,景随心动,享受着夜的安宁,对这个城市平添了份情怀。

小黎心里有一瞬间的失控,然后她板起脸说,你的人生就是这样儿戏的吗?

兴尽后才惊觉忘记了酒店的方向,开着导航在街上游荡,找不到地址的我开始烦躁,完全忘记了是谁嚷着要出来,夜晚的风刮的很大,心情更加糟糕,他一直拉着我的手,安慰着我,没有斥责我的无理取闹,没有抱怨陪我玩的有多累,只是陪着我做每一件我喜欢做的事。掌心传来的温热让我不再感到冷,心底对这城市也多了一丝眷恋。

大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垂下高举着的手,向她解释到,我就是想陪着你。

没有把朝朝暮暮当做天长地久,也不没有把缱绻一时当做爱了一世。一切都刚刚好,没有错过诺亚方舟,没有错过泰坦尼克号,也没有错过一切惊险与不惊险。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喜欢你,你爱上我的时候,我也爱上你。可以拉着你的手,看山高水秀,看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

小黎语塞,说不出心里的感觉。

去西安,不是因为他,恋上西安,确是因为他。

离开家去学校那天是个阴雨天,坐在车里望着熟悉的城市一点点远去,小黎心里生出几分离别的情绪,再加上车子摇摇晃晃的令她有些晕车,心情低落极了。

那个陪我实现心愿的人,那个陪我看风景的人。

所以,在下车那瞬间看到大涛冲她招手时,她有些自私的想,有人陪着,真好。

因为你,恋上了这座城。

大涛伸手接过她的行李箱,有些冒汗的手擦过小黎冰冷的手背,他紧张的停下来盯着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小黎就已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出来后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也慢慢平复下来,小黎满脸歉意的看着大涛被弄脏的鞋,一边在包里翻纸巾一边不停的说对不起。

大涛满不在乎的抖抖脚,笑的一脸灿烂。

后来大涛带着小黎去了一家粥店,给她叫了一大罐粥,边替她擦桌子边说,晕车后喝点粥胃里舒服。

小黎望着四周陌生的环境,环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在那张熟悉的面孔上,眉眼之间,都是属于她的笑意。

那种莫名的安心感,越来越强烈。她在心里想,如果能爱上这样一个人,真的会很幸福吧。

对爱情的理性还是让她停止了自己的思想,对着大涛笑了笑,说谢谢。

回去学校的路上,大涛滔滔不绝给小黎介绍学校以及这座城市,更是连学校里哪个窗口的饭菜好吃、哪条街上有哪些店铺、哪辆公交车司机脾气好都介绍的清清楚楚。小黎疑惑的问他,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

大涛甩甩头,有些自豪的说,那当然了,我一周前就来学校了,早打听的一清二楚了,这样你就不会对这里感到陌生了。

紧接着又凑到小黎面前说,你以后出去都找我当你的向导,保证随叫随到!

小黎顿了顿,转头望着高高的大涛,眼里有些说不清的东西。风掀起几缕发丝飘到眼睛里,刺的小黎眼睛有些发痛,她低下头用手揉,一下一下,揉得眼睛发酸,慢慢变得湿润。

重新抬起头看这座初次见面的校园,她想,或许一座城市的陌生,抵不过一个人的熟悉,而盘踞在心底的孤单,也终归会被某个有心人的温柔替代。

如果大学会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那么,她希望是一场爱情,一场温柔的爱情,不惊天动地,跟着时间的脉络一直到生命的尽头,这样就已足够好。

刚进入大学的那段日子小黎有些孤独,总觉得没办法融入这个新的班级体。她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但也总有人陪,因为无论去哪里,身后总是跟着大涛。

大学第一次聚会那天,小黎因为拒绝了班长的敬酒而使热闹的聚会场面冷场,她用手指搅着衣服,轻轻的解释,我不会喝酒。

旁边桌的一个女孩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不屑的说,这年头谁不喝酒啊,端着架子给谁看!

小黎更尴尬了,冲着班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后逃离聚会现场,推开门的那瞬间,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有些凉意,却也温柔。

小黎慢慢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再拉长……

大涛是突然从身后跳出来的,啪的一巴掌拍在小黎肩上,吓得她大叫出声,一回头就看到大涛哈哈的笑个不停。那一瞬间,小黎觉得委屈极了,转过身气冲冲的往前走,眼泪啪啦啪啦的掉,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

大涛察觉到她的反常,小心翼翼的拉着她衣角,说,吓到你了?小黎,你怎么了?

啪啦啪啦的掉了几行泪后,小黎倒也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伸手理理耳边的头发,翁着声音说,我没事。

大涛弯着腰看她,然后像想起什么大事一般的拍着大腿说,你不是聚会吗?怎么就你离开了?

小黎抬头看着头顶的路灯,说,我不喝酒就先离开了,不然扫兴。

刚一说完大涛就拉着小黎往回走,手劲不大,却也不容小黎挣脱。

大涛拉着小黎回到聚会场上时大家正在敬酒,举着杯子还未喝,齐刷刷的盯着闯进来的大涛和小黎。大涛什么也不说,从最近的开始,挨个抢过杯子一饮而尽,速度快到令人咋舌,直到喝完最后一个,他才望着呆若木鸡的三十多个人,说,小黎的酒,我都替她喝了。

说着他又拿起面前半瓶开着的酒,说,这是她回敬你们的。说完又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小黎呆呆的望着他,直到他打出一个响亮的酒隔,她才反应过来,冲着他吼,你疯了!

大涛看着她傻笑,拉着她的胳膊往外走,边打酒隔边说,小黎,我得保护你,不然我怕自己会心痛。

站在路灯下,小黎的眼泪就那样流了出来,一滴接着一滴,在脸上划一道泪痕,再悄悄的躲进衣服里。

她吸吸鼻子紧了紧衣服,走在大涛的身边。大涛吹着风,酒意散了不少,也不再打嗝,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两人走了一会儿,大涛停下来,靠在路灯上,微微闭眼。

再次睁开眼时又变成了那个阳光开朗的少年,他笑嘻嘻的望着小黎,浓浓的酒味从嘴里飘出来扑到小黎脸上,他说,小黎,我刚刚帅不帅?

小黎又紧了紧衣服,望着面前两人的影子,说,这个城市应该挺冷的吧。话刚说完大涛那件宽松的运动外套就披到了肩上,暖意从肩上传遍全身,她转头望着他,看见了他眼里的自己。

她没有拒绝他的举动,大大方方的将衣服穿好,将拉链拉上顶,闻着上面淡淡的酒味,有股安心的味道。

她对着面前整齐的一排路灯说,以前我孤独的时候,我就会数路灯,数到路的尽头或转弯处,数到忘记孤独时就转身沿着原路返回。

大涛看着她,眼里全是心疼,想拥抱她的双手停在运动外套面上,又慢慢垂下来。

小黎往前走,说,陪我数一次这条街上的路灯吧。

一、二、三、四……

大涛,你喜欢我几年了?

三年。

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

你表白了几次?

十八次。

六十、六十一、六十二……

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

会有多久?

说不清楚地久。

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九十八、九十九……

回到学校大门处时小黎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大涛,曾经的记忆一窝蜂涌来,让她笑得合不拢嘴。

她将衣服脱下来努力踮起脚尖给大涛披上,然后将自己暖和的双手放到他有些冰冷的手心里,看着愣住的大涛,她问他,你听过一句话吗?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停了好久,她又说,我有点喜欢这个城市了。

小黎踮起脚尖,那般认真那般用心地,轻轻吻上他的唇。

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这第十九次的告白,就在十九岁夜晚,亲口对你说出来。

ca88手机版 1

“此文章为  喵森系情感  原创,特此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