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他写的东西很有深度,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深度是表现在哪里,又侧重什么。总之,我开始觉得我喜欢韩寒多于郭敬明。高中的时候,我彻底喜欢上韩寒的文字。

有很多人说《后会无期》的剧情不好,公路片不像公路片,励志片一点都不励志。我倒觉得这些都没有抓到重点。关键是韩寒不懂取乎其上,目标不够高远,到底是野心不够,也是能力未到,扣不住主题,无力挖深,讲述一个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既不见梦想,也不见写实,只顾耍点文艺的追求,清高和趣味都沾了点,但却小家子气了。当然这是一部商业片,但韩寒要是能学点贾樟柯的勇气和追求,或许能得到更多的好评和尊重。

电影出来后,评价两边倒。可能人们喜欢《平凡之路》比《后会无期》多一点,但如果没有这部电影的话,恐怕也就没有这首歌了吧。

想想还是说一说《后会无期》吧,毕竟我是去电影院看了,据说也有优质文艺男女青年第一次见面饭后也去看了,后来,就不知道后会有没有期了……

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韩寒的文字了,我记得最近的一次,好像还是在电影《喜欢你》的主题曲中,那首歌名字很长,叫《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可以说风格很韩寒。

做这部电影,我觉得韩寒最聪明、最漂亮之处就是能找来朴树唱主题曲,虽然没有多少人会很主动地等电影播完听朴树的音乐响起,然后等电影字幕出完、影厅清洁工也打扫完听完歌后再走出影厅。有了朴树的出手,电影因主题曲有了极好的宣传推广的点,就像春晚有王菲的复出演唱,大家都等着听等着看一样。但这首歌我保留意见,朴树的水平依旧,但韩寒的插手写词就影响了朴树惯有的诗意,词因紧扣剧情而直白失味。另外,以今时今日韩寒的能耐和资源,在骄傲地故作平凡的姿态,我觉得这种清高而又难免流俗的姿态摆错了。

里面的人不知换了多少代了,虽然文字越来越年轻了,新鲜了。也更有张力了,但我又觉得,里面的文字已经不适合我再读了。我就是不喜欢这样快速的时代,因为我更换喜好的速度比不上这个时代。

至于电影好不好看,我觉得是可以的,至少比很多同样上映的国产片优质,情节和叙述看起来不至于别扭。至少叙述的氛围和话题内容是年轻人,特别是文艺男女青年所喜闻乐见的。青春的困顿与折腾,一无所有的漂泊与寻觅,在挫折中寻找前行的路,一路风景一路歌。场景、拍摄都过得去。这些比隔壁影厅那物质虚空浮夸的所谓时代高出两个人头。至少很多当了爹妈的80后也会去看。

其实这就跟朴树好久没出专辑一样,韩寒也好久没有写书了。所以,如果你现在问我,哪个作家出书了,会让你迫不及待地就跑去书店买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哪个作家是韩寒。

当然,讲这个电影,难免不讲韩寒,因为这电影太作者,或说韩寒连拍电影太自我。韩寒写过小说,但没见哪一部比较有影响力,我指文学价值方面,像《三重门》这样的作品出名也是因为当年有话题炒作,不见得作家韩寒写小说能写出多高的水平。所以,电影的故事没讲好,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他还写博文,以杂文为主,幽默诙谐、语调可辛辣而调皮,这个赚足名气和好评。在电影中的段子警句和搞笑段落都能看出来。开车、远行、写作,这些都其熟悉的领域,所以电影基本就是围绕这几个点来排戏。

《平凡之路》火的那会,我还在大学。这一晃,三年都要过去了,韩寒的第二部电影也已经上映快一年了。可是还没有听到他要出书的消息。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里支离破碎,该告别的都会悄然远去。最终结局是老师成为作家,东边的小岛因文闻名有了人气,旅游的生意做得起来,邂逅喜欢上的女人也重遇相伴,这画面实在太美好而不敢想象。这么理想化的结局显然与电影的初衷不协调,为了挽救希望,不敢把虚无主题走到底,却想着短短几年文能救市,这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妄想主义……在这一点,据说是韩寒听了制片方的劝改了方向,“总不能把每个人都推下悬崖”的妥协其实让电影掉进中和而稚嫩的俗套。

我小学的时候,开始看《幻城》,虽然没有看哭过,但让我对郭敬明印象深刻。后来我看他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接着是《夏至未至》、《悲伤逆流成河》。那时候,《萌芽》里还都是郭敬明、安妮宝贝。我很少看到韩寒。忘了是什么时候看的《三重门》了,于是便喜欢上了韩寒的幽默和冷嘲热讽的文字。

关于这部戏评论者太多,各种说法已是劈天盖地,但我觉得没必要那么较真。不管看没看电影,都得明白,韩寒也不是厉害得什么事都能做得漂亮,对他的跨界可以期待,但没必要那么高;但我也相信这电影评分低不了,韩寒自有他的口味和趣味在,这年头,他若想将“粉丝货币化”,那是轻而易举,也不会做得比别人差(到8月9日,票房累计5.78亿)。评论者中会有这两种极端,一种是脑残粉,找回中小学深挖鲁迅作品深意的办法,扛出“情怀”的大旗当挺韩派;一种是恶评党,借有名人可骂的契机,扮得高端智慧,搏出位。这些其实都是在讲韩寒,跟评电影没多大干系,也没多大益处。一片喧嚣尘起,观众左顾右盼,难免有所影响。

再久一点的话,就是那首让朴树重回观众视野的《平凡之路》了。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歌没调,唱不起来,后来越听越觉得有味道。听说《后会无期》上映的时候,很多观众在电影结束后都坐着不动,就等着《平凡之路》的旋律出来。在那一刻,竟然有点热泪盈眶。

片里主角横穿中国,从东到西一路远行,生活的小岛面临拆迁,陈柏霖所演的江河老师工作调动须远行入职(我也是当过老师的人,真不能相信如今中国的师资调动需要这么折腾)。剧情因不得不走而起,一路上除了遇到在拍戏跑龙套的女邻居,假扮妓女想诈骗的团伙(王珞丹、贾樟柯等演),多年通信竟是同父异母兄妹的笔友,以及半路撞到狗和求搭车同行后偷车而去的旅行者外,就剩冯绍峰和陈柏霖两个人开车的对戏了。女邻居和笔友妹妹都是铺垫,大致是为了衬托现实中除了生存环境、工作事业之外的挫折外,还有人与人关系的无奈和感情的挫败吧。但无关联的多个节点的拼接,留下支离破碎的诟病。袁泉那一段,狗血得让人觉得难受,韩寒懂得避开那么多文艺式媚俗(说不拍悬崖边的呐喊、雨中的奔跑、铁轨边的迷茫等),却避不开的身世这个的剧情狗血雷区。再说袁泉一角完全就是硬生生地放到剧情里说一番话,交代的剧情够曲折,却看不出与主旨有多大干系,手法简单,无甚作用,到最后似乎就为了说出那句“喜欢放肆爱克制”的句子而已。这也是《后会无期》很大的一个问题,有笑点有段子有句子,但与剧情主旨貌合神离。不信的话,把这些句子放在别的新导演的电影都试试,效果同样好。

但我总搞不懂他的那些杂文集是如何编排的,我每次去书店的时候,都不知道该买他的哪一本。后来我想算了,反正买哪本都是他写的,是他写的,就行了。

我知道他进入F1的时候,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又高大了许多。我知道他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我便期待着电影上映的日子。没想到那部电影的上映时间正好是我那年的生日。但我那天没能去看,忘了什么原因。

就像韩寒,对大众来说,他可能也是个

我上个月买了三本《萌芽》,因为想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但是日子还是过了,今年的来不及了,想着也许明年能有幸参加上。可能我写作的目的就是从《萌芽》开始的,那时候我一本《萌芽》能看上三四遍。虽然我那时年纪小,还不怎么懂那些文字里的恩恩爱爱,但我莫名地觉得这样的文字很适合我。大学的时候,每次去书店,都会买一本近期的,但却没了从前对他的那种喜爱了。

我觉得韩寒应该有这个魅力,能让朴树给他的电影唱主题曲。或者,你也可以说,是朴树又没钱作音乐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