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已然三点。这就是我儿等待两小时看病两分钟的第一次就诊,这,真是不如自救。

婴儿玫瑰疹初期易被误诊为感冒

婴儿玫瑰疹是一种常见于2岁以下(尤其是6个月到1岁)婴幼儿的病毒性感染疾病,所以血检单上可反应为病毒感染;又因为高烧,并可能引发咽红肿,或轻微腹泻、轻微咳嗽、流鼻涕等常见感冒症状,所以易被诊断为感冒。如果初期医生诊断为感冒,要警惕给孩子服用或注射抗生素。

婴儿玫瑰疹多发在冬春季,特点是“热退疹出”,初期表现是突发高烧,可达39-41度,烧了3-5天后(多在第4天,有的是第5天),热退,并在躯干部出现红色点状皮疹。皮疹一般1-3天后消退,不留痕迹。主要治疗就是退烧(物理、药物),多喝水,提供易消化的食物。

简要来讲,我儿子这次的主要表现是:白天状态良好,上午体温基本正常,傍晚时分突发高烧,夜间最为严重。前两晚吃退烧药后可降温,安心睡觉,第三晚两种退烧药交替使用都难以把热度降下来。除了高烧外没有咳嗽、流鼻涕、呕吐、腹泻等其他症状,只是食欲稍微差点,但饮食没有太大影响。

婴儿玫瑰疹多发于1岁前,很多婴儿第一次发烧就是因为这个。如果我们第一次发烧就是婴儿玫瑰疹,我想我会淡定很多,至少只有第一层担心(看到孩子高热时颤抖、抽搐时的焦虑),医生说是感冒就是感冒,好好退烧,烧完三五天疹子出来就好了,而不会有第二次的恐惧:怀疑不是感冒,而是其他更严重的疾病。

图片 1

图片 2


在等待就诊的时候,妈妈要去厕所,把手机打开放着光头强,然后蹲下来说:

小家伙夜里高烧,浑身滚烫,严重时浑身颤抖甚至抽搐,退烧药难以降温,着实吓坏了。

周四下班回家又见儿子满脸满手的红色疙瘩,婆婆说估摸被虫子咬了就于第二天晾晒被褥等等。

第二次就诊,排除了甲流和乙流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了附近的儿童医院,挂了专家号。医生听了我的详细陈述,看上次的血检单,指出单核细胞百分数高提示病毒感染。查体发现咽红肿,怀疑是甲流。做了咽拭子,结果甲流、乙流都不是。对于我的猜测,医生指出应该不是川崎病,如果是,到了第四天其他症状已经开始显露,而婴儿玫瑰疹也应该出疹子了。

总之,综合上一位医生的诊断,只能断定是病毒感染。问了家里备药,开了羚羊角口服液。让吃羚羊角和蒲地蓝,如果当晚还是难退烧,隔天再去医院。

路上我还心里暗自祈祷,希望昨晚是最后、最激烈的反应,今天退热后出完疹就好了。

回到家,给孩子吃了蒲地蓝和豉翘,因为羚羊角主要是凉血作用,当时并不高烧,准备晚上再用。

时刻关注着孩子的体温,还老掀起他的衣服看有没有出疹。到了下午5点多,依然没发烧,背上隐隐出现了一些红点点,我简直欣喜若狂。叫他爸来看,由于并不明显,他显然没我激动,还持怀疑态度。好在6点多时,小家伙身上就出现了很多红红的点状皮疹,微微凸出于皮肤表面,摸上去很粗糙。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第5天,大面积的疹子出现,主要在躯干部,第6天,大腿、上臂、脖子和耳后有少量。到了第7天,疹子便渐渐消退了。期间,孩子没有任何异常。

图片 3

摆放在楼道上的病床上躺着痛苦呻吟的病人;还有几个张大了嘴巴瘦骨嶙峋的老人,木木的像是被定格一般;还有铺张席子蜷缩在墙根或者歪在座椅上打瞌睡的陪床家属。安静的医院能听见几个人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直到第四天晚上热退疹出,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下午午休后儿子开始狂飙不止,一个小时连换三块尿布;送医检查却道是粪便正常。

最艰辛的一晚,高烧难退

白天,小家伙体温都在38度以下,可到了下午5点时,温度骤升至39度多,赶紧吃了泰诺林。晚上9点睡觉前,又吃了一次。原以为吃了退烧药就跟前两晚一样,过一个小时就能退烧,睡个好觉,却事与愿违。

烧几乎没退,温度维持在39度以上,娃一会就醒,身体滚烫。11点半给交替吃了布洛芬,依然没起太大效果。晚上3点多,体温升至40.5度,开始浑身颤抖。我跟他爸都吓得不轻。赶紧又吃了泰诺林,几乎除去所有覆盖物,用温水擦拭,贴退烧贴,能想的办法基本都试了,效果依然不明显。决定第二天赶紧去医院。

后面大家都昏昏沉沉睡去了,早上醒来,娃又跟正常时一样,温度也只有37度多,好像昨晚发高烧的那个娃不是他一样。尽管如此,我们吃完早饭,还是去了医院,怕晚上又高烧难退。

2

育儿的最大恐惧是未知或不确定

这次的经验让我深深体会到:小儿健康还好,要是生病了,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或者不确定病因。

老公同事家的孩子,肚子疼,去医院各种检查、化验,依然找不到病因。让人难过的是,最近那个孩子又肚子疼而住院了。孩子的父母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多大的煎熬。

如果在此之前,我知道周围有孩子患过婴儿玫瑰疹,了解相关表现,也不会这么焦虑。如果朋友们在看了这篇文章之后,再面对婴儿玫瑰疹,我相信也会淡定很多。

再啰嗦一句,当2岁以内婴幼儿有不明原因高热时,可能是婴儿玫瑰疹所致。玫瑰疹没有那么可怕,3~5天后自然烧退疹出,注意退热即可,千万别像我一样想得太多。

但鉴于儿子脸上的疙瘩消退变成红色小颗粒,甚至有几个流出脓水,便放弃逛街计划陪我就诊,老公则是加班,万恶的加班!

小儿健康还好,要是生病了,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或者不确定病因。

图片 4

突然的高烧

第一晚,小家伙睡前在床上玩了半天扔兔子的游戏,很开心。和平时一样,9点多入睡。开始两小时无异,后面隔一会醒一次,感觉有点发热。我也没太在意,照常睡下了。

半夜,小家伙哼唧着爬到我身上,天哪,浑身滚烫,更要命的是,我感觉他在颤抖

赶紧叫来他爸,拿温度计一测,40.1度,超高烧。之前感冒发烧的最高纪录仅38.6度。

赶紧给孩子吃了泰诺林(对乙酰氨基酚),一个多小时后,烧退下去了。宝贝睡得很好,早上醒来,一切无恙。体温也才37度多一点,以为睡了一觉全好了。

第二天上午,我还在琢磨引发高烧的原因。拿出育儿工具书翻了翻,主要关注发热、感冒等篇章,但小家伙的表现不像感冒。于是想起孩子出牙也可能引起发热,不过一般是低烧。

哄娃张嘴仔细看了看,居然有6颗大牙同时萌出,以前只知道4颗,其中有一颗牙周有点红肿,但也不至于引发高烧啊。管他呢,不发烧了就好,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图片 5

心里顿时气愤难耐,还在吃奶的婴孩儿,就这么被老公硬生生带回家参加葬礼。且不说病逝人是否不洁,光是人多口杂陌生环境就够我儿适应的了,更何况来往火车上天南地北的茫茫过客,还有睡梦中被叫卖列车员惊觉的高喝,以及生病了的爷爷毫不避嫌的逗耍。父母及他们身后的环境就是孩子的起跑线,我没能给儿子一个好的环境,时也?命也?

回家查阅资料,可能是婴儿玫瑰疹,算是定了定神,却碰巧看到微信里朋友分享的川崎病经历,又惴惴不安。婴儿玫瑰疹、川崎病等很多疾病初期表现都是高烧,极度担心。

“你坐在这里,哪儿都不去,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医生诊断为感冒,我却深表怀疑

小家伙照常饮食、玩耍。由于午觉睡得短,下午4点多就耐着我,以为他是要睡觉,抱着眯了一会,醒后状态就有点不对了,一测温度,又到了39.5度。赶紧给他爸打电话,鉴于头天晚上高烧来势汹汹,商量着决定去医院看看,怕当晚烧得更厉害。

于是,5点多吃完泰诺林,便奔往北医三院。去了挂号、验血、等待,轮上我们时已经9点多了。

医生看了血检单,除了单核细胞百分数高外,其他指标无碍。医生问了大致情况,查体仅发现咽充血,便确诊为感冒。可是我觉得孩子没有普通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的其他症状,与之前的两次感冒完全不一样,而且烧得也特奇怪:突然就烧起来,上午又退了,傍晚再次骤然高烧。

我跟医生说了自己的疑虑,疑惑孩子距上次感冒才好10多天,又感冒了?医生说是交叉感染。得知家里备有退烧药(泰诺林、布洛芬)、小儿豉翘(小儿豉翘清热颗粒),仅开了蒲地蓝(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就打发我们走了。

回来的路上,小家伙又烧得特别厉害,并开始抽搐,隔一会抽一次,吓得我手足无措,赶紧给吃了泰诺林。回到家都11点多了,吃了一瓶蒲地蓝,便安排孩子睡下。

我依然心存疑虑,又把书拿出来翻,看到了婴儿玫瑰疹,相似的还查阅了川崎病、麻疹、风疹。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觉得儿子患婴儿玫瑰疹(又叫小儿急疹、烧疹)的可能性更大,也算定了定神,届时已经1点了,躺下后依然睡不着,失眠了2小时。

6点时儿子又高烧,再次吃了泰诺林睡下。而我却睡不着了,这一晚睡了3小时。

第三天,孩子醒来后精神状态很好,一切如常,只是食欲不太好,但也吃了两碗饭。因为怀疑是婴儿玫瑰疹,就没再给孩子吃药了,本来也不太担心了的,可恰好那天在微信里看到朋友分享了别人的川崎病经历,讲述了孩子住院后天天输液、检查的治疗过程,又开始焦虑。川崎病的早期症状也是高热。我把文章分享给他爸看了,数好日子,要是5天了还不退烧,准备直奔儿研所。

图片 6

虽然有小妹陪伴,但看到眼前的一幕,再回想老公又在加班,不觉潸然。

去医院,医生诊断为感冒,我却深表怀疑。

3

5

儿子很乖,懒洋洋的只要妈妈抱,也不乐意喝水,只是抿两口便扭头不要。

我的这两周,都在儿子生病与和医院打交道中度过了,是为记:就诊记!

夜里十一点,医院排队的人仍不下百十号,坐等。

4

肚子之后是腿脚,及至疹子完全消退,已然周三。

“妈妈要去上厕所,你在这里看动画好不好?”

及至周四儿子退烧,他又开始拉肚子,把屁股拉红了,换尿布时大哭大叫,而且脸上冒出红色痘痘。偏是我俩工作正忙都难请假时刻。

“好”

且说在内科排队的时候,有一对双胞胎女孩儿在走廊里耍闹,与通过的行人偶有碰撞,女孩子妈妈三五次吆喝均无效果,气急了,抬脚对两个孩子一顿狂踢,引得所有父母对其行注目礼,两个孩子在狂揍之下的确乖将起来,好像习惯了母亲的暴力并未有任何不适。又想起办公室同事与儿子每日间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发生的斗智斗勇的故事,真也担心自己逐渐长成不喜欢的妈妈类型,儿子长成反面教材案例,内心唏嘘。

妈妈和小女孩拉完钩急匆匆的去厕所了,留下小女孩一个人在看动画。

妈妈回来了,亲了亲小女孩说宝贝真乖。小女孩则调皮的说自己不爱爸爸了爱妈妈。

周五晚上小妹过来约我周六逛街,看她心仪的衣服双11有没有活动。

然后脖子肚子出现成片细小的红疹,这才惊觉发热拉稀都只是前奏,出疹子方是结局。懊恼自己太少学习育儿知识,却也不忿于医生的敷衍不精致。

这是儿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医院就诊(除了出生在医院),也是我这个妈妈第二次夜间进医院。(第一次是生孩子)我在等待及如厕的间隙得以窥见晚间的医院。

儿子不舒服有点恋母,我妹妹便跑上跑下的挂号、冲奶粉、洗瓶子,帮忙换尿布等等。

图片 7

医生看了报告说血检正常,开了药物辅助退烧了事。

“好”

于是小女孩开心的和我儿子玩着,她的妈妈则不时地扭头看一眼。

自儿子出生,老公依然没完没了的加班,甚至于连陪产假都只休了一半就披挂上阵,婆婆又是刚从老家过来的不认字没见识的农村老妇人,于是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活计都压在我身上,心情越来越差,脾气则是见涨。

30号晚上,儿子突然高烧39°,真是黑色周一。

挂了皮肤科等待约莫一小时,医生只说过敏开了两管涂抹药膏,对什么过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周六再次医院就诊。

“那我们拉钩,你要说话算话的哦!”

“看见了,你和小弟弟玩,不要走远啊”

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轮到儿子就医,问了一下基本情况就让下楼去喂药抽血,要拿血检报告,又是等待。

我明知父亲的缺位,母亲的易怒可能导致孩子的不安,却依然举步维艰地走上这么一条问题之路,难过极了。

1

江湾医院

新华医院

这期间遇见一对就诊的母女,女孩妈妈挂号的时候她坐在我旁边玩几块积木,儿子则欢喜的要和女孩子一起玩耍,而且开心的又笑又叫,手舞足蹈。

来就诊的有刚满月的婴孩儿,由母亲祖母轮流抱着或躺着推车里;也有一家四个大人都护卫着的全家总动员;也有暂忘了病痛一心玩耍的儿童等等。

又到内科,听诊后医生要检查大便,偏是儿子很争气的一上午没拉一次。我和老公窃以为转好而且已经中午于是先回家等情况。

面对儿子出生以来的第一次高烧,我和老公都有点手足无措,连夜匆匆赶往医院。距离最近的江湾医院儿科急诊已经停诊,又急急的赶赴新华医院。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上班,被同事猜测说可能是小孩子带回老家传染得病。

“妈妈,妈妈,你看啊,这里有一个小弟弟。”

相关文章